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始隼】GRASP〈上〉

※点文B

※太极奇谭设定

※↑自我理解多&再设定

※OOC可能

※始隼外的年长cp是不存在的,是幻觉,是正常的搭档爱(参谋s也没有出现)

           →〈中〉      〈下〉

以下正文









□■□

“海,这是什么?”

从房间里出来,隼看见厅里的桌上摆着一小摞纸片,用指甲往那上面戳了戳,又朝另一间房里喊道。

“……哪个?”被点到名的海一边问着一边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每当这个时候,海就能深切感受到为什么自己的房间安排得离客厅最近,而且隔音还不太好。

海打了个哈欠,站定在厅里。

果然狱族的作息时间表很糟糕啊——海勉强睁开眼睛。

“这个,这个。”

隼把一张纸片捏起,拿到海的眼前晃了起来。海停住隼的手,揉了揉眉头。厅里都没开灯,晃个什么劲……看不见啊。海只能靠着隼站的位置和手上纸片的大小来确定隼拿着什么。

海想了想,说道:“这个啊,是邀请函。”

“哦?”

“你应该没什么兴趣,放在那里就好。我回去继续睡了。”

“……诶?”隼还没开始问,海就已经往自己房间走了大半的路程,“海,等等?”

海似乎是没有听见,一心想着回去睡觉。

……嘛,算了。等他起来让他去买小笼包。

隼这样想着,把那摞纸片全部给摊到了桌面。一共有六张。借着厅内微弱的光,隼看出这些邀请函的用纸不一般。或许是什么有趣的邀请呢?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海来处理吧,现在要紧的是回去睡觉。

另一边,海隔着门听见隼把房门关上了,内心松了口气。唉,一个能睡十六小时的霜月隼把只能睡六个小时的文月海吵醒的故事。

 




 


 ■□■

阳光很强,已经到了人类活动的时间了。隼躺在床上看着窗子上的花纹,虽然很不想起来但为了小笼包还是坐起来了。他走出房门,看见海猫着腰在玄关。果不其然。

隼远远的叫住他:“海~”

海一怔。

大白天的被隼这么一叫,比在黑灯瞎火时还要危险三分。海默默地站起来,转身问:“要做什么?”

隼笑吟吟地走过去:“想吃小笼包。”

海满口答应。

隼歪了歪头:“有事瞒着我?”

“……不算是。”海挠挠头,“就是昨晚那个邀请函的事。”

“哦?说起来海还没和我说呢?”

“……里面写了什么我倒是还没看,不过,是我昨晚回来的时候别人塞给我的。搞不清他们什么来头,总感觉有些危险啊。”

隼换了个方向歪着头看着海。海看着隼看着自己,沉默了一下:“……你要跟过来看看吗?”

隼摇摇头,笑道:“海的力量也不弱的呢?不会有事的。不要忘记我的小笼包哦?那么我回去睡了。”说完就走回房间。

“……”海背过身,一边开门一边无奈地应道,“是是,那么我出门了。”

出门就为了每天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想想今天午饭要买啥。住在这里的狱族,一日之计十有八九在于中午,特别是那个一天能睡十六小时的。……虽说十六小时只是他自己说的。

“在我醒着的时候,海的力量也会受到影响的哦?”

似乎是有过这样一句话。

 

 




 

□■□

午饭。

“……”

“……”

“气氛,很沉重呢。”泪开口道。

随后,沉重气氛的制造者拉长声音叫道:“海——”

海看着隼用眼神向自己发难,苦笑说:“那个,我也没办法啊?”

“所——以——?”隼盯着海,声音听着却不大像是在生气。

“……明天给你买,平时的两倍?”

“成交。”隼马上坐直了并拍拍手,“大家,请开动吧~”

因为海没有买到小笼包而引发的小风波到此结束。夜站起来,去准备隼的那份午饭。

“抱歉呢,隼桑。”夜带着歉意地笑笑,把端出来的碗呈至隼面前,“今天吃面。”

隼把自己的筷子递向海,一边递一边对夜说:“没关系,夜也辛苦了。就让海来赎罪吧。”

“……”海接过筷子,无奈地笑道,“好啦,抱歉啊?而且隼,你是不是应该学一下怎样吃面啊。”

“我控制不好力度呢。”隼转过头,微微张嘴,“啊~?”

“……知道了知道了。”海无奈地端起隼那碗面,一边给他夹起面条。

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对于饭桌上的另外五个人来说。不过,这一片区中实力最强的狱族居然不能自己吃面……对外面的人来说,所知的就只有“不喜面食”,甚至“面食是弱点”。或许是个秘密?不过这个秘密就连本人也毫不在意。

“海,动作太慢了。”

“是是是。” 


 




 

■□■

午饭过后,大家被叫到了客厅里,除了海。现在隼要催他了。

“海,快点。”

“……是是,您别急。”海一个人坐在饭桌旁端着自己的面碗吸溜。扒拉几大口,总算是吃完了,海收拾好饭桌便到了客厅。

海惯例客气了一句:“您久等了。”

隼惯例地回复:“海好慢啊?”

……这什么回复,吃得慢都怪谁啊??

海屏蔽这句发言,拿起桌上的纸片:“那么是要说这个吧?”

隼点头,把身旁的泪抱进怀里,仿佛进入了什么惬意模式。

“……下周有一个晚宴。”海看了看纸片上的内容,说道,“据说是邀请了所有片区的顶尖集团……问了一下后还给了我一份表,说上面有名字的都有邀请。”

“哦?问了一下?”

“早上出门又遇见了。”

“是吗。那表呢?”

海掏出一张纸,递给了隼。

隼接过去,他怀里的泪掠过两眼:“字很小呢,密密麻麻。”

“是啊……我没什么兴趣。那些人像是要劝我一定要去,我怕被纠缠就尽快回来了。”

“……”隼从表单上抬起眼,“这不是你没买小笼包的理由。”

海只想沉默。

“……以及这些,都只是资历尚浅的集团呢。”

算是说了一句重要的话,大家看着隼。

隼的视线停留在表上:“……总而言之,只是一个晚宴的邀请而已。”

泪问:“那么,去吗?”

“嗯……”隼嘴角上扬,“去。”

“……等等。”阳站起来拿过表单,扫了几眼没看出什么毛病,又看向隼,“没问题?”

“阳觉得呢?”

“……没问题。”

隼那么快就决定好,可能有问题,但阳看完表单也没看出什么问题,只能点点头了。

不过,真的没问题吗??阳把表拿给夜:“你看看?”

“我的话……没关系的,晚宴的话。隼桑很想去的样子,那就去吧?”

隼在旁边笑:“夜真是体贴……我也并没有非常想去哦?”

阳看着隼的表情,心想你开玩笑吧眼睛都在发光啊。……又或许是想到小笼包?这样好像说得通。

“……郁呢?”阳转头看过去,想了想继续说道,“……算了郁随着泪的。那么泪,去吗?”

泪点点头。

并不出乎阳的预料,但是顺利得让阳有一种莫名的不甘心,再想想可能是因为隼以前捅的娄子太多了。

……于是事情就算是这样定了下来。

突然收到了邀请函又答应了邀请的六人。

海呼出一口气,说:“他们说如果去的话,下周带上邀请函直接到场就好了,去不去都不用联系他们……这样想想可真是有点不得了啊。”

隼拿起写着自己名字的邀请函:“……入场券吗。呼呼……很快就能见到了……”

“……?”

隼的声音到后面轻了起来,只有泪听清楚了。泪侧过脸,有点疑惑地看了看隼。

像是以前面对实力相当的对手的那种表情,却又哪里不像。

 




 

 


 

 

 □■□■□■

“哇~!始桑,人很多呢!”

“真的真的!新,你也看!”

发色一金一粉的两个人几乎是蹦跳着走在一行人前面。被后者叫到名字的新向那人的后脑勺回了一个“我什么时候和你那么熟了”的视线。

“新,你看那个?”

“……怎么了葵。”

被走在身旁的葵叫到,新的表情缓和下来。顺着葵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却不知道葵具体指的是谁,于是新问了问,葵说是在往远离他们的方向走的银发青年。

“我现在看不太清楚了,但是新的话能看到吧?他的符咒……和你的感觉很像。啊,他转过身了……”

“符咒?”新疑惑着顺便拉了拉走在他前面的人的袖子,“始桑,你看一下,那边。”

“什么?”始回过头看了看。

“葵,说是银发的……”

顺着葵指着的方向,始和新几乎是同时看到了葵所说的人。远处的人本是背朝着他们,这时刚好别过头和身旁的人在交谈。

“啊,有点像。”新辨识着,“不过不是正面,不太能确定啊。始桑……?”

新回头看见的是抿了抿嘴的始,始的视线还在那边。

“……隼。”

像是一个名字。

“始桑?”新问,“熟人……”

那不是新所知的见到熟人的欣喜眼神,新的声音小了下去。

“不止是……”

“……始桑?”

新和葵面面相觑,难不成是仇家?两人一下子有些紧张起来,肩膀却忽然被拍了拍。回头看,两人一起说了声“春桑”。

春向他们俩点点头,抬起眼看着始。虽然没有看到他们刚才在看的人,但看始的表情春能猜出个五分了。

春笑了笑:“这可是……”

“……?”新和葵没那么紧张了,只是感到疑惑。

那边的人走远了。始垂着眼,给新和葵的感觉像是在念咒。

“隼……”

“始。”春走上前,“该走了。”

始回头看春一眼,新和葵在春的身旁也一起看着。

春说:“总会遇到的。”

始一个深呼吸,点点头:“驱、恋,走吧。”

因为他们看的时候驱和恋也一起停下来了。恋往四周看了看说:“那么现在是要去哪里?”

“诶?”驱。

“嗯?”始。

“……”

“……”

“……”

短暂的沉默后,恋开口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想到处逛而已!因为这种晚宴是第一次!对不对啊驱?”

“啊,对对!”驱恍然大悟状,“这样的晚宴还真的是第一次呢!”

“……于是?你们就毫无目的地到处走了?”春无奈,“我去问问看吧。始,给我打掩护。”

“……?”始。

“虽然我是狱族,但是我们这里实力最强的是你啊?”

“……”

“……第一个说要来的也是你啊?”

“……知道了。”

但还没等他们一行人分开,四面传来了让来宾入座的广播。

嫌弃地看了对方一眼,始看着人群往同一个方向走,跟了过去。大家跟着始走着,广播再次打开,传来不太正经的问候。

“唔、咳咳,感谢诸位来参加我们的晚会!

“民以食为天,我们为诸位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请尽情享用!

“晚餐结束后才会进入我们的正题,还请诸位轻松愉快地享用美食!那么,祝各位用餐愉快!”……

始苦笑一下:“……这算什么。”

春摇摇头,说:“谁知道呢?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或许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也许吧,不过也挺好的,对始自己来说。始说了一声“走了”,一路向前,一旁有服务生前来带他们入座。

“请坐这里吧。”

“谢谢。”始朝服务生点点头,打量起桌上盛放的一盅盅汤。

服务生说明道:“我们会根据您的用餐速度,隔一段时间上一个菜。”

始点点头,让服务生下去了。

初看是汤,细看才知不是。碗内的东西不显出水面的反光,一小碗的如同半透明的面条。

“燕窝。”春说,同时指了指桌上的两个小瓶,“牛奶和蜂蜜。”

始点了点头,春又继续说道:“用针试过了,没毒。不过你那碗就不保证了。”

“……”始倒是不大在意这点,加好牛奶蜂蜜,默默地自己开始吃起来。

“……哎呀。”真是,一点戒心也没有吗。

始低下头安静地吃,附近的说话声也不知是何时多了起来。也没错,来到这种莫名其妙的晚宴,互相讨论一下是当然会有的。这个晚宴,莫名其妙,真的是莫名其妙,邀请那么多集团来做什么?还都是些资历浅的集团,是想要再成立出什么大的组织吗?始想着,虽然这样想着,一边也想着这挺好的。

因为在看完邀请的人员名单后,来这个晚宴的目的就只剩下一个了。

『……霜月隼…………』

不排除重名或者对方不来的可能。同时参照了一些熟悉的集团的人员名单后,始确信这份名单是真的。

那么这个晚宴要做什么都没关系了,只要找到隼就够了。

“……隼。”离上一次见面已经快有十年了吧。

始放下思绪,打算先把晚餐尽快解决掉。服务生端上一只小盅,揭开盖,是佛跳墙。

盅虽小,里面的食材可齐全,香气也很好。但就这样一道一道菜地上来也不知要吃多久,更别说有些菜平时少见、在这里有机会能细细品尝。于是始又抬头,打算看看附近的桌都在吃些什么,毕竟那些人来得比自己要早一些,主办提供的菜品也应该是一样的。

于是始这一抬头看见了对面桌的隼。

“……”始自己笑了一下,隼应该没注意到自己。事实上隼也确实没注意到他,隼现在在纠结着如何吃下眼前这一碗。

面。

……为什么!!隼脸上微笑着,内心却很是混乱。在隼看来上来那么两三道菜一般人都该吃饱了,即使是狱族也不会夸张到刚才那些的两倍的地步。想着现在应该是最后一道了,没想到居然是。

是,面啊。

面啊。

虽然相比夜做的只是很小一碗,但是……

“……海。”隼小声地叫了叫旁边的海。

海会意地爽朗一笑:“怎么了?”

“……”隼用指甲敲敲面碗的边缘。

海也知道隼想做什么,但轻轻摇了摇头:“在这里?”

“海……!”

看起来有一点可怜。

隼表示对这碗面的决心:“不然就搅浑你体内的力量让你生不如死哦。”

“……好的我知道了所以请不要那样做??”

隼放下手里的勺子,把筷子递给了海。为了方便,把头凑过去一些,手把帽子上贴的符纸末端掀起来。

“啊——”

“……好的。”

海无奈地给隼喂起了面,这样的话大概半个世界都知道隼不能自己吃面了,剩下的半个世界明天能知道。

隼满足地嚼嚼嚼,吃完这口让海继续喂下一口。

……

与此同时,始手上的筷子啪的一声折断了。

“……”春压住自己内心的惊恐看着始手上的半截筷子。

“失态了。”始平静地把手上那半截放下,若无其事,“……木筷子还真是不经用啊。”

说罢起身,说要离开一下。

“啊?”春看看始,往始抬起头看的那个方向看了一下,点点头,“……懂了。”一边心疼那根无辜的筷子。

始离席了。坐在一边的驱和恋做着挡着嘴的动作问春:“懂了什么??”

“……喏。”春搭在桌上的手轻敲一下,抬起一点指向隔壁桌。驱和恋“哦——”的一声,丝毫不遮掩地动作夸张地看了过去。

春:……你们到底是想干嘛。

“是暴击。”“暴击呢。”

“暴击……啊?”春伸手把他们的头扭回来。

“因为春桑做不到那样的事?”驱。

“……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春表示不被打死才怪,再说你们为什么这么懂??

“始桑还没有对象吧?啊,这样一想,和我一样,也真是有点安心啊……”

春摇头:“恋,你那发言太危险了,还好始不在?”

……以及,这两个应该没有懂。

你们的始桑可不是在羡慕别人啊。

“你可是被关注了啊……”

“我可不在意哦?海也不必在意。”

另一边的隼和海还在吃着,完全没注意到刚才的微弱骚动从谁而起。

“好吃——”

“……打扰了。”忽然,服务生过来了,“请问是霜月隼先生?”

“?”隼停下吃面,抬头微笑一下,“是我。什么事?”

“有人请您到廊上。”

“唔……”

“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为您转告一声。”

“不……没事。”隼看看面碗,自己拿起手帕印了印嘴唇。到外面?这种时候……是什么人呢。

隼拉开椅子,说:“还是不要让别人失望了。我去去就来,等我回来继续哦?”

“哦。”指的吃面,海了应一声。

然而这碗面后来就一直凉着了。 






tbc.


-----------------

           →〈中〉      〈下〉


点文by @我爱糖炒野栗

太极+醋

还没写完……被黑白天狐炸到天上,先发一部分 (??什么逻辑)

假期余额不足,怕是更完这篇(是指全部)就要咸鱼到国庆……但是有点长的不敢发,怕断更_(:з」∠)_

……给我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的!!!真的!


以及,感谢阅读♪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