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始隼】GRASP〈中〉

※点文B

※太极奇谭设定

※↑自我理解多&再设定

※OOC可能

〈上〉←      →〈下〉

以下正文






□■□

“好惨啊,真的好惨啊哈哈哈哈哈……”阳说着说着笑起来,夜在旁边陪着笑了一下。

至于阳在笑什么……“满怀着希望来吃小笼包结果并没有那个东西哈哈哈哈哈嗝。”

“阳,你吃太饱了。”夜说。

也就是说,所有的菜都上完后,隼还没有回来,而且也没有阳认为的让隼来这里的动机——小笼包。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中暗爽。糟糕,这样下去怕是要变成施虐狂。

阳一边笑着,服务生就来了。

夜摇摇头说:“你看,吵到别人了?”

服务生鞠一躬,说:“打扰了。邻桌的弥生春先生让我来转告各位,霜月隼先生已经先离开了。”

“……啊??”小集团的五人面面相觑,没反应到服务生在说什么。

海虽然也没反应过来,但还是问了句:“谁??”

服务生答:“霜月隼先生。”

“不……等等……。他走了?”海整理着思绪,服务生点点头。

海继续问:“……让你转告的那位是?”

“邻桌的弥生春先生。”

“……好。……你先下去吧。”

服务生行了个礼后走开了。

“……”海憋着一口气看了看大家,慢慢地呼出,好让自己冷静一点。

其他人还在傻眼呆愣的状态。

海往邻近的几桌看了看,其中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狱族朝他点了点头。是弥生春?

“我去问问。”海说。虽然隼很强,但是发生了什么就不好了。

然而他得到的答复是“抱歉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什……”“别急。”春让海坐在始原来的位置上,海看到桌上那半截筷子愣了一下。

春说:“带霜月隼走的或许是始,只是或许罢了,我也只是猜测。”

……凭猜测就动摇这边?

春继续道:“因为始关注你们那边挺久了,以及这个筷子,是他折的。”

海想了想,有点怕:“……那不是?!”

“别急……”虽然自己补充了点奇怪的东西,春还是努力让对方冷静。“不会的不会的,始他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只是带他走的人是不是始,我还说不好。因为我只被转告说他要先走一步了。我看他离席不久后你们那位也离席了,就这样猜想了一下。也因为我们这边有人说刚才见过你们。”

海往他们这边的五人脸上扫了一遍,新和葵点了点头。

这样海就很担心隼了。

一边还担心对面素不相识的始会不会出什么事。

看着海紧张的样子,新开口道:“说起来……始桑他好像认识那个……隼桑?”

海一下子竖起耳朵。

“……刚才听始桑说到了。”

……最后他们讨论得出,那两人是旧识。

旧识归旧识,大部分人都多少感到一丝担忧。这里的大部分人是指春以外的人。

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可不清楚。而春能大概感受到那两人的关系和情感上有关。是什么情感还说不准,所以春选择不说。

只不过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始能带别人去的地方……

……有可能是始的私人住宅?

除了始本人和他的佣人之外,没有人去过、始偶尔会提起的住宅。

直觉告诉春,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隼不着调地哼哼了两句,会是谁在廊上等着自己?有趣的人、无趣的人,认识的人、陌生的人,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敌人呢?

在这个世界,不能没有戒备之心。

狱族是强大的,同时也是弱小的。对大多数人类来说,他们是可怖的存在,他们只是本不应有的东西罢了。大多数的人类无意义地存活着,同时怨恨着狱族,似乎是狱族使他们的地位低下到了什么地步。明明是自身力量的弱小?这世界里比人类强大的可不止狱族,或者说,人类之外的种族都远强大于人类。

当然除了少数的人类。

还是要怪外表过于相似,力量却天差地别呢。

狱族的弱小,或许在于与人类的隔阂使得他们日渐寂寞。人类或许只是对狱族的未知部分感到恐惧,但是因这种恐惧而生的远离让隼很不习惯。

“这份力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似乎是无法相处。

远离狱族的人类,封闭他们的世界,聚集而居,不愿接触狱族的分毫。如果说是害怕残暴的狱族,残暴的狱族是有的。但,残暴的人类也是有的吧。

人和狱族,内心都是一样的啊,本该一样的。

虽然狱族对于人类来说,也算是妖怪。

“那或许就只有你了……”记忆中,比隼想象的更要完美的人。

闭上眼后所出现的声音,清爽又温柔。

……

“我是狱族哦?”

“?这有什么关系?走吧,到那边去。”

“不怕我吗?”

“你?为什么?怕什么?我们是朋友吧?”

“……嗯。”

……像笨蛋一样呢。

现在的话,声音应该已经变了吧,会是什么样子?已经快有十年了吧。不过,不管什么样子,隼是下定决心了打算要听一辈子的。

如果能够再见到的话。

那么,是谁呢,等着自己的人。

隼微微闭眼,换了个冷酷的表情。

到转角,转身,是那人的背影。头发将要长到腰间,在近衣领处被束起,装饰以华贵的花与简单的珠宝。

是熟悉的发色。

“贵安。”隼问候。他看着对方转过身来,那人只唤了他一句。

“隼。”

“嗯,好久不见?”隼微微侧头,微笑一下,“始。”

始的脸上谈不上是喜悦,有一丝微妙的痛苦。

而隼大概只像是面对每个陌生人一样,脸上看不出真实的表情。

“有个地方想带你去。”始说。

“?”

隼还没发声,下一秒,隼的手就被握住,始拉着他径直往楼梯走。下了楼梯,又径直走向大门外。

“始?”虽然没有反抗,隼还是多少有些担心,担心始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看见近门处被暂时托管的笹熊们,不由得停了一下拉住了始,问:“……笹熊怎么办?”

“不要管了。”

隼的内心多少有些动摇。

始拉着隼走出了会馆的大门,门口有一辆漆黑的汽车,似乎是等着他们的。始松开隼的手,走过去拉开车门,给隼做了个请的动作。

一丝犹豫,隼上了车。始总不会把自己给卖了。

车里很静。始上车后一言不发,只给司机交代了一句“去那里”。

司机点点头,随后踩下油门。

“呐……始?”

隼的手搭在两人之间的空位上,从指尖开始悄悄地往始那边移。始的手从腿上搭下来,移过一点碰到了隼的手,随后覆到了隼的手上。

“始……”隼小声地叫他,转过头,是模糊灯光映照的始的侧脸。始看着窗外。

隼低了低头,凑过身子,靠到了始的肩上。始微微转了下头,目光又回到窗外,只是手从隼的指缝中穿了过去,紧紧扣住。

你在想什么呢……始。

始一言不发。 


 

 

 

 

 

 □■□

“……隼。”

“……嗯?”

“隼,醒醒,到了。”

隼感到自己的脸在被轻轻抚摸着,睁开睡眼迷迷糊糊地往上看。看了一会儿,傻气地一笑:“……呼呼,始……”抽出手就抱到了始的脖子上。

始沉默一阵,心脏却冷静不下来。

“喂、隼……”

而隼抱住后就把脸埋了下去。始感觉他又要睡,一开门推出去,搂过隼的腰一迈腿把隼带了出去,然后坐到了地上。

……好狼狈啊。

隼的手松了松,眼里还半是迷蒙。始揉揉隼的头发:“醒了吗。”

“唔……”隼扶了扶自己的帽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始弹了隼的额头一下,隼整个人一抖。

“唔……好痛啊始。”说着隼整理了一下帽子上贴的符文。始看着他整理,脸色忽然一沉,语气也冰冷几分。

“起来。”

“……”

隼察觉到始语气的变化,乖乖地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埃。始整理好衣着,看着隼,叹了口气。

“走吧。”

说着拉过隼的衣袖,隼便跟了过去。

始走到车窗旁,给司机吩咐完后拉着隼走到了门口。隼看着始拿出钥匙,往前一看,又环顾四周,昏黄的路灯的灯影稀稀落落地照着,林木整齐却显出落寞。始带他来的这座小房子很好看,但总感觉少了些生气。

“隼。”始等隼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进来吧。”

隼跟着始进去了。一进门是一扇屏风,刻着梅花。屏风是镂空的,所以能看到屏风后的博古架。博古架上,却是空无一物。

门被始关好,始转过身把隼领到浴室门口。

“……?”隼看看始。

“去洗。”始指指浴室里面,“水已经让人备好了。……别睡着了。”

隼看着始一脸的正经,扑哧笑出来:“……始?这是要做什么?”

始闭了闭眼:“你今晚就留在这里。”

“好啊。”

“……”本来没想让隼说好不好的,结果还很爽快地答应了吗。始往一旁看过去:“……所以先去沐浴。”

“嗯。”

“……”

“那么换的衣服?”

“也备好了。”

“谢谢。”隼小跳一下,抱了抱始,走进浴室掩上门,给始留了个笑脸。

始:“……”

……可恶,真可爱啊。

 

 

 

 

 

 

 ■□■

“始~”

“……怎么了。”

“我洗好了哦。”隼擦着头发走到客厅里,对着始微笑。

始从圈椅上站起来:“那坐会儿吧。或者四处看看。”

隼点了点头,盯着始的脸看。

“……总不会迷路的。”始说,一边把隼擦着头发的毛巾一角糊到了隼的脸上。

始快要忍不住笑了。

从浴室里出来,始在客厅里看到的是把手肘支在方几上、手掌支着下巴的睡着的隼。隼穿着月白色的衣服,是始让人准备的。

月白很适合他,始认为。比起白色,柔光中的月白显得温柔可爱,和隼的肤色很相称。若是白色,总感觉会收敛了隼的光彩。

始顺着隼的脖颈往下看去,视线肆意地扫过隼的全身,每一处都勾勒出线条。

……不穿会更好什么的。

始猛地摇摇头,做一个深呼吸。

“隼……”想叫他起来,声音却不由得变轻了。

睡着的隼很好看。

“唔。”头往下滑了一下,隼睁开眼醒了。始安静地收回自己的视线。

隼抬起头,对始笑了一下。始坐到了另一把圈椅上,靠着椅背。

“……这里怎么样?”始问。

隼远目,最后视线回到方几上。

“感觉……很熟悉,和以前的感觉很像。”

始微微点头:“那么,能知道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吗?”

“……嗯,聊天?”隼像是开完了玩笑,马上接道,“是为了我吧?”

始回过头,隼看着他的眼睛。

“我知道的哦。”隼说,“始的眼里,有欲火。”

始皱了皱眉。

“……是那样吗。”

“嗯。”

“什么时候?”

“叫我出去的时候?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呢~开玩笑的。刚才哦。”

“……不逃吗。”

“嗯?”

“你不逃吗?”

“……为什么?始不是知道的吗,我喜欢你的事实。”隼有些莫名其妙,但语气轻松。

始稍稍沉思,问:“现在也?”

“现在?一直都是哦。”隼答,说着拿起了放在方几上的帽子“你看,就连符纸也是你给我的那张。”

“……”

始沉默了。

实际上,这一点更令始感到不快。

“……你,和别人有契约吧。”

像是发问,但明明知道答案。

隼应了一声,反问道:“那么始呢?”

“……!!”始猛一下站起来,跨过一步伸手架到了隼的上方。

不对,不是这样。

“用我的啊……”努力思考着,始从未想过会有思考也如此吃力的时候。始算是冷静下来,声音沉重低缓地重复:“用我的啊。

“明明是和别人的契约。

“用我写的啊。”

隼抬起头注视始,双眼轻轻地眨了一眨。

“是。”隼捧起始的脸,问,“不行?”

“不行。”

即答。

“为什么呢?”

隼又问。

“不行。”

隼微微笑起来。

“……始。”

“不行……”

感觉变得奇怪了。

始的手从墙上滑下来,落在隼背后。始把隼抱在怀里。

像是白痴一样。

隼轻声问道:“生气了?”

始摇摇头。

“要发泄吗?”

始还是摇摇头。

“在我的身上?”

始一口咬在隼的肩上,越发用力。

隼只是轻抚着始的头发。

“始,我在这里。”

只是逗了逗,也挺有意思的?

始松开口,倚在隼肩上。

“……喜欢你。”

“……嗯。”

“应该早点发现的。”

“现在,也不晚哦?”

始低头蹭隼的肩窝。隼任由他蹭着,看着煤油灯的火光在远处的几案上跳动。

“不过也很晚了,该睡了哦。”隼在始的耳边低语。

黑夜之后,便会迎来白昼。害怕日光的阴之种族,不能和人类共享太阳的光明。这对于人类来说是好事,但不是始此刻所祈愿的。

“……始?怎么了呢。”始久久不应,隼便问。

“……抱歉。”始松开隼,站好,“不应该从这里开始的。”

隼跟着他站起来,与始平视:“那么,从哪里开始?”

“……好久不见。”

从这里吗?

说到这句,始像是有点难为情地移开了视线。随后,又代之以更坚定的眼神。

“隼,我喜欢你。”

“……啊。”倒是没有想到会再来一次。

“有个地方想带你去。”

“嗯……”

“我的世界。”

“?”

始上前一步,把隼搂在怀中。稍稍抬头,嘴唇相触。

隼睁了睁眼,然后又闭上,始的吻却已经结束了。

“……始?”

隼仔细地看着始的眼睛,欲火还没有消去。

……也就是说?

始拂过隼的头发、耳际、脸颊。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响了起来。

“才刚刚开始。”

大脑一片空白,隼觉得自己早已溺亡。

溺亡在这份爱恋之中。






tbc.


-----------------

            →〈下〉



点文by @我爱糖炒野栗 

……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但是要写的好像都写了(你负责任一点好吗)……就每次写的时候都好困(zzzZZZZZ)

emmmmmmmmmmmm……总而言之……


感谢阅读!!(鞠躬)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