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三日鹤】浮光

*校园paro

*废话多

*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的OOC有

*这种事情我第一次写,zero basis

那么就单刀直入地开始吧(ㆁωㆁ*)

 

 

 

“三日月,还没好吗?”

信息确认发送。

鹤丸一手揣在兜里,另一手按着手机。冬风吹乱了他的银发,一道道刮他的脸。

“嘶——三日月那家伙……”

他吸了口气,冷得缩了一下脖子。

之所以鹤丸站在校门口,像现在这样冷得发抖。

都是三日月的锅。

身为学生会长,三日月理所当然地要在放冬假前把事务都处理完。学生会一向一效率高而受赞誉,更受赞誉的是会长三日月。不单是脸,三日月的成绩也是一流的。不耽误学生会会长一职的同时还能甩开年级第二几十分的三日月,从来都是学校的焦点。

焦点到现在还是没出现。

说好的冬假前处理完事务,现在都已经是假期开始后的第二个小时了。

三日月你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我都要冷死了。

寒风中的鹤丸瑟瑟发抖。

叮的一声。

「收到一条新信息」

“啊,总算可以了吗。”舒了一口气,鹤丸说。

“鹤,再稍稍等一下^_^很快就好”

什么。

哈?

三日月啊。

同一条信息,这是今天的第十三条了!!!

鹤丸对着手机的脸一黑,他的内心几乎要崩溃。

啊,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找学生会会长当男朋友。

他仰面朝天,欲哭无泪,随后发出“嘶”的一声,马上缩起脖子。

冷死了。

鹤丸耸耸肩,然后他发觉肩上忽的落了一条围巾,天蓝色的。

围巾从他眼前晃了一下,松松垮垮地绕在了他的脖上。

“嗯?”

鹤丸疑惑地想看一下是何人给他围上的围巾。

紧接着他从背后收到了一个温暖的拥抱,那人身上传来一阵淡雅的香气。

鹤丸用力嗅了嗅,分辨出那是三日月身上常有的气息。

“久等了,鹤。”三日月的声音低低地在他耳边响起。

“……”

鹤丸快速地收起手机,“啪”地把双手准确无误地拍在三日月的两颊。

“你做什么去了?”鹤丸气鼓鼓。

“啊,从后门绕过来花了点时间呢,哈哈哈。”三日月把自己的手覆在鹤丸手上,“你的手好冰?”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三日月笑着回:“我。”

鹤丸噤声。

一阵沉默后,鹤丸提问:“那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啊不可以。”三日月放开鹤丸,与他并肩,“事务还没处理完呢。”

“?!”鹤丸扭头盯三日月。

三日月笑笑:“真的。

“所以鹤,先来一下学生会如何?”

“……”鹤丸本想就这样一直盯着三日月算了,但风呼地跑过,让他背后一凉。他当即抱住三日月的手臂,“好好,快走。”

冷死了。

 

听到门的轻响,一期一振抬头,于是看见三日月,以及抱住三日月的手臂的鹤丸。

“会长……”一期开口。

“一期!!!”鹤丸打断了他的话,放开了三日月,就要朝一期一振扑了过去,“我快要冷死了!!!冷冷冷冷冷冷

“啊。”

三日月拉住鹤丸的衣领后,顺势把他拉到自己怀里。鹤丸的脸蹭在三日月身上的羊毛衫上,于是鹤丸有些不满地“唔”了一声,又自然而然地把手伸到三日月的外套和羊毛衫之间,抱着三日月取暖。

一期:“……”

三日月温和地笑着:“?”

“……没事了。”

“有事吧?”

“……”一期一振清清嗓子,又故作严肃地咳了两声,“确实有事。”

三日月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要说?”

三日月点头。

一期往鹤丸的脖上瞟了一眼,有点迟疑。

“事实上,因为那个。”他往刚才看的地方指了指,“事务预计要到明天才能处理完。”

鹤丸转过头眨眨眼:“哪个?”

一期一振低头不语。

反倒是三日月来接话:“鹤不用知道。”

“噢。”鹤丸又把脸埋进羊毛衫。

于是会室内持续着非常微妙的沉默。

鹤丸忍不住要开口,转过头却发现门外蹿过一个黑影。

嗯?鹤丸看看门,又看看一期,朝一期眨眨眼。

“……?”不明所以的一期只能无奈地也眨眨眼,表示他什么也不知道。

鹤丸便指向门口:“我说……”

“一期☆哥!”

门被粗鲁地撞开,出现在门外的是一名金发碧眼的,少女……?

少女往室内扫了一眼后,目光定在一期身上,自然而然地扑了过去。

鹤丸愣神不过三秒,接着刚才的话说:“……门外有人。

“一期一振你有女朋友了?!

“那么小的孩子?!”鹤丸看着比一期矮了几个头的人震惊道。

“这不……”

“啊☆被知道了吗?人家好害羞啦啊好痛。”

“……”一期一振用食指弹了一下那孩子的额头,“乱,不要闹了。”

乱吐吐舌头。

“还有,鹤丸,也请你不要闹了。”

所谓少女,其实是个男孩子。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这一点鹤丸也知道,他不止一次看到过一期的弟弟们等在校门口,那场面差点让他以为小学生要来聚众打架。

嘛,想想也是不可能的,这些孩子看上去也太柔弱了点。

 

鹤丸也朝一期吐舌头,扭头又把脸埋进羊毛衫。

乱看着满足地笑着的三日月,摇摇头:“哎一期哥,你天天看着他们俩如胶似漆,你就不想去找女朋友?”

他拍拍胸脯表示你可以找我。

一期无视了他可爱的弟弟的这番发言,问:“药研呢,他没有和你一起来?”

乱鼓起一边脸:“一期哥喜欢药研不喜欢我。”

“怎么说?你们都是我最喜爱的弟弟啊。”

然后一期伸手给乱顺毛。不,摸头。会室里充满着温馨气息。

“我说——”

气息破坏。

“乱——”门口出现一堆箱子及半颗脑袋,被箱子遮挡住的人从箱的一侧探出头,“为什么你的东西这——么多——?”

“啊那是给一期哥的东西。”乱往角落里一指,“随便放就好了。”

一期没等门外人多走两步,起身接过了那些有半人高的箱子:“其实也不是我的东西,是三日月的。”

“是我的。”三日月点头。

“诶,三日月使唤童工。”鹤丸从三日月怀里抬起头说,接着放开了三日月,蹦跶到一期刚放下的箱子旁,“是什么啊?”

一期轻轻摇头。他两手分别搭在乱和药研的肩上,轻推着两人至门口。

“那我先走了,请加油。”

“好,祝你们假期愉快。”三日月朝两人挥手。

“???”鹤丸疑惑不解,“诶什么?三、三日月他们走了啊?不是还有事务吗?”

“嗯。”把会室的门掩上,三日月慢步到鹤丸背后,双手环上他的腰,下巴磕在他肩上,“是还有事务。”

“所以?先放开我?还是说这就是你所谓的‘事务’?”

“哈哈哈,鹤能这样想,再好不过。”

“你认真的?!”

“当然不是。”三日月用手指弹了一下箱子,“这些是事务相关的资料,真是辛苦他们了。”

鹤丸瞥了三日月一眼,想着这人真是好有脸,搬资料都用童工。

不过他的脸确实是很好看……啧。

鹤丸扬手:“那么三日月,不快点处理事务吗?”

“嗯。”三日月从衣兜里掏出一台MP4,塞到鹤丸手里,“那鹤就先听着这个,在旁边坐一下吧。”

鹤丸顺从地躺到了会室里唯一一张沙发上,开始捣鼓三日月的MP4。机体的线条简单干练,背面印刻着三日月的纹样,显出一种不明的大气。鹤丸用指尖在机身上划来划去,摸了好一会儿才开了屏幕选曲子。

哇。

“这可真是老头子的喜好啊……”

都是处于“和乐器”分类栏的曲子。

三日月正整理着资料,听到鹤丸的话笑了一下:“嗯?也有年轻人是喜欢这些的呀?”

“……年轻人,总感觉更像一个老头了。”鹤丸坐起来,“爷爷,我需要耳机。”

“我没有给你?”

“没有。”鹤丸不知该吐槽三日月应了他那句“爷爷”,还是该吐槽三日月贵(lao)人(nian)多(chi)忘(dai)事(zheng)。

“喏。”三日月摸摸衣兜,把耳机抛给鹤丸。

天气很冷,但室内的温度比起外头来还要高出许多。暖气从会室的门缝向外跑出,教学楼内已没有了人影。鹤丸听着曲子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不知何时缩成了一团。临睡前他看了看桌子上的资料,分了几沓却也叠了半米高。三日月余光中不再看到鹤丸动,抬头看了眼,起身把外套披到鹤丸身上。他又弯腰,轻轻取下鹤丸戴着的耳机。

“哦呀,这可真让人——”看着鹤丸睡颜的三日月温情脉脉,忽然就不想移开视线了。他踌躇了一会儿,撩起鹤丸的刘海,在梦中人的额上留下一吻,又回到椅子上。

 

鹤丸是饿醒的。

“唔……”鹤丸咽了口唾沫,含糊不清地发出音节,小声叨念着三日月的名字。他从沙发上支起身,三日月的外套于是滑到他腿上。鹤丸把快要勒晕他的那条天蓝色围巾从脖上解下,拿在手上折叠整齐,又把三日月的外套搭在肩上。

“三——日——月——”鹤丸喊道。

“嗯?”三日月头也不抬地回。

“我——饿——了——”鹤丸靠在沙发上,把脸埋进肩上搭着的外套,“现在,几点?”

“晚上八点。”

八点.放学时间是十点,鹤丸来会室时十二点。

“三日月,你不要紧吗?工作那么长时间?”

三日月放好手中的资料:“不要紧。”

怎么可能不要紧。鹤丸撇嘴:“那现在去吃饭?”

“甚好。”三日月笑得爽朗,“鹤在担心我?”

“才没担心你。”

“是吗。”三日月走到沙发前迫近鹤丸,“嗯——其实有大半时间都在看你,所以并不觉得累。”

“……三日月?!好好工作啊?!”鹤丸紧靠着沙发打了个哆嗦,双瞳在白睫之下缩小。

“鹤,你脸红了喔。”

鹤丸伸手就把肩上的外套盖到三日月脸上:“没没有!出去吃饭啦!!!”

三日月笑着说了声好,慢条斯理地穿好外套。

 

呼呼的寒风在夜晚的街道上扫荡,把鹤丸冻得连话也不敢多说,仿佛多说一句话就会失掉多一些热量。他紧依着三日月以不被风吹到。三日月大大方方挡在鹤丸前面,不料下一道风直接从他们背后刮过,一阵对着后颈的寒。

鹤丸把半张脸缩到围巾里,迎面幽幽的一缕清香。

“三日月啊。”鹤丸拉拉三日月的衣袖。

“嗯?”

“围巾……是你织的?”

“哦呀,鹤发现了吗。”三日月把手向后伸,拉住鹤丸的,“怎样?”

“怎样是怎样啊……真是……好好工作啊……”鹤丸把三日月的手往下拽了一下,又拉起。他的目光在街上搜寻着,试图找到一家餐馆,无奈校区周围多半被精品店和文具店承包了。卖早餐的铺子理所当然拴了门,可就连平日夜里供应晚饭和宵夜的店铺都关了门,合着是见学生们放假了,自己也收工了。

饥寒交迫的鹤丸举步维艰,好似下一秒就要pia地掉到地上。踱了十多分钟,两人终于看见一家小餐馆,鹤丸二话不说就拉着三日月跑了过去。

推门,扑面一股拉面的香气。

服务员看着冲进来的鹤丸对着她比了一个“V”,被拉进店的三日月顾自顺着头发,随后抬头朝她笑了一下,整个人都不知所措。店长倒是十分冷静地问:“两碗拉面?”

鹤丸重重地点头。

 

“呼——”吃完拉面的鹤丸心满意足,迈出店门,“三日月,现在去哪儿?”

要到哪里去?

大问题。

三日月的住处鹤鹤丸的住处,在完全相反的方向。现在这个位置,要回去倒又是相同的方向了。但三日月所住的地方较远,所以鹤丸要去哪儿得取决于三日月。

“去我那里吧。”三日月。

北风簇拥着两人走向街道的另一边。

 

三日月的住所是一幢三层的小洋楼,与两旁的楼房相比显得朴素优雅,内部装潢也十分简洁。鹤丸从走进的一刻起就信步四游着,走了一圈得出“三日月没有生活情趣”的结论。

“呐三日月,你家好空啊,不养点什么?”鹤丸脱了鞋,躺倒在客厅的长沙发上,伸手拿起客桌上的遥控器,把电视打开。频道切换着,电视发出吵杂的段段片音,最后顺畅地传出鸟雀的鸣声。

三日月从厨房里端了两杯水到桌上,坐到鹤丸旁边:“养你?”

“……你在开玩笑?”

“哈哈哈,是在开玩笑吧?”三日月不置可否,看着电视的双眼却没有对焦。

“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鹤丸想了想,烛台切帮他垫付的房租还没还完,再麻烦别人也不大好,虽说麻烦三日月似乎也不大好,“……那今晚先麻烦你了?”

“鹤不打算麻烦我的吗?”

“我是不想麻烦你啦。”

“是吗——”三日月低头,手在鹤丸的银发上顺了一下,“那我先去洗澡了?”

“啊,你去吧。”

回答完后鹤丸忽然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带来。

难道要穿他的衣服?

鹤丸小小地激动了一下,掐了自己一把,冷静下来。他责怪般问自己为什么要激动。

不知道。

鹤丸继续安静地看电视。

 

“鹤,衣服放在架子上了,去洗澡吧。”

“噢谢谢——”听到三日月在楼上喊他,鹤丸关掉电视走上楼。三日月的房间在二楼,浴室也在二楼,且要从三日月的房间里进去。

推开房门,馥郁的扑鼻一阵三日月身上惯有的气息,扫在脸上也带着些许温度。

“三日月你开了暖气?我要到你房间睡。”鹤丸解下围巾,脱了外套,随手把衣物挂到衣架上。

三日月坐在床上,架着床上书桌用着电脑,听了这番话抬头笑:“鹤不是在我这里睡?”

鹤丸一听有点反应过来:“啊,那也给我那边开暖气吧。”

“鹤在这里睡就好。”斩钉截铁的回答。

“……”鹤丸一时无从反驳,“我先去洗澡了。”

“好。”三日月笑着应道。

 

站在水汽之中,温度也渐渐随着身上的水滴蒸发,而鹤丸并没有直接穿上衣服。

他取下三日月放在架子上的白衬衫,犹豫了一下,把脸埋进衣服里,深吸了一口气。

“三日月……”他极小声地叫着三日月的名字。

“鹤,还没好吗?”被呼唤之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鹤丸猛地抬起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脸红了一阵,急忙回应道,“等、等一下马上就好!”

什么马上就好啊……又不急着去做什么。鹤丸伸手到架子上找裤子。

什。么。

鹤丸的手没有在架子上再摸到什么别的东西。

……真的就给了我衣服啊。

鹤丸把毛巾围到腰上,打开一条门缝。

“三日月啊。”

“嗯?”

“裤子?”

“嗯?鹤为什么不出来?”

“所以说给我裤子啊!!!”

三日月合上电脑,连着书桌一起放好,不慌不忙地回复:“这样不是更方便吗?”

“哈?!”前一秒还思索着“三日月怎么话不对题是不是病了”的鹤丸,后一秒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把浴室门关上,上锁。

鹤丸在浴室里喊:“三日月你在说什么?!”

门外的三日月哈哈笑着说:“鹤不是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鹤丸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靠着门,听着三日月的声音慢慢靠近。

“鹤可是拒绝了我很多次。”

“……你是有预谋的吗?”鹤丸怔忡着问。

“是鹤主动投怀送抱的吧?”三日月的声音停在浴室门口,“不是吗?”

鹤丸的大脑一片空白,再想不出一个回复的字,在门后缄口不言。

“鹤,这是我家。”三日月缓了音调说,“即使鹤不出来,也——”

“三日月。”鹤丸打断他,“让我冷静一下。”

“好。”三日月不续前言,只应道。

 

冷静不下。

鹤丸搁不住,走到镜子前。浴室里的水汽都已消散,镜中是他清晰的面影。他把手撑在镜两侧,拉近距离漫无目的地端详自己的眼。

双目之中,星河灿烂。

他眼前浮现出三日月的画面,以及三日月眼中勾人心魄的月。

我要怎么做?

鹤丸得不出答案。

最后他奓着胆子开了门,径直扑到三日月跟前,把头埋在对方的肩窝。

“三日月……”鹤丸抬头对上弯月,“……要怎么做?”

三日月捧着鹤丸的脸,拇指在那染了胭脂般的脸上摩挲。

“交给我吧。”

于是他们的唇齿交合,他们的身姿合作一影。

 

 

 

***

咔。

鹤丸睁开眼,房间里是黑压压的静。大概是窗帘太厚,或者选了隔光的料子,从缝中透出的灰光也看不出天要亮的迹象,约摸是凌晨时分。鹤丸闭眼打算继续睡,没过多久又睁开眼。意识也是精神也是,都清醒得很。

好黑。

鹤丸叹一口气,手往前探,确认前方的空间,一摸摸到床沿。不能往前,他朝身后转过去,轻幅度地翻身。应该是下午睡太久了,以致现在他对着黑暗干瞪眼。

好黑。

内心臬兀,又生莫名的伶俜之感。

鹤丸往身旁挪了挪,又挪了挪,颈侧被什么东西碰到。他伸手上来摸,发觉是三日月的手。

嗯?

不假思索地鹤丸噌噌噌地顺着三日月的手臂移过去,直到触及三日月的另一手。不知是没睡还是醒了,亦或是下意识的,三日月抬起手,极自然地将鹤丸搂入怀中。

“唔。”鹤丸愣了一下,往下移了些,枕在三日月臂上。又更朝三日月贴近,头埋在温暖且能呼吸的地方。三日月的气息令他安心,他闭眼呢喃着三日月的名字。

三日月半合着眼,发出轻微的鼻音以回应,便再无其他声音。鹤丸睡得很沉了,呼吸的节奏也规律起来。三日月低头靠着鹤丸,银发上的香波的甜香漫上。很熟悉的味道,但本不应泛着甜的。

 

 

 

 

感谢阅读(ノ´∀`*)

因为各种原因所以,链接改成了p站的....用不了的话请告诉我_(:з」∠)_

毕竟我没有这个那个。所以再多也只有这个[。


*链接换成简书的啦,上面这个是微博的↑ww


评论(1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