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三日鹤】暗潮 01

*校园paro

*随性↓

*废话太多还是放在最后好了....嗯。



-------------

新学期理所当然地在暑假结束之际开始,鹤丸国永来到了一所完全陌生的学园。
——其实也并非完全陌生。因为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眼前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啊啊,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
他扑向那个身影,双手圈上那人的脖,臂上的包因此撞击到那人身上。
那人发出“唔啊”的一声,向自己的后方偏了偏头。
“哟一期!”鹤丸笑嘻嘻的,“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啊!”
“……鹤丸。”被称为一期的人说,“先放开我。”
“啊,抱歉抱歉。”鹤丸笑着放开一期。
一期拉了拉校服的领子并重新折好,脸上有一丝的困扰。
“你还真是改不了这种吓人的毛病啊……”
“不是病喔,是兴趣爱好。”
“请改掉,谢谢。”
“人生失去了惊喜还有什么意义!!!”鹤丸接得话不对题。
“……我只有惊而没有喜。”一期愣了愣,说。
“哦?真令我伤心啊一期,见到我不惊喜吗?我见到你可是很高兴的呢。”
一期摆摆手不再多说,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告示牌。
告示牌前挤满了人,一期只能站在人群外有些焦急地等着。
“别不理我啊——”鹤丸跟在一期身后,也停在了人群前。
鹤丸侧过脸看看一期,一期脸上说不出是无奈还是焦急。应该是想去看看告示牌上写了什么吧?鹤丸心想着“这个人凭着脸就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啊”一边拉着一期硬是走进了人群。
“抱歉啦,可以让一下吗?”
听到鹤丸声音的学生们扭过头不满地看向鹤丸,但在看见鹤丸和他身后的一期时又下意识地低下头让了路。于是鹤丸和一期顺利地来到了告示牌前方。
告示牌上贴着新生名单和班级分配。
从鹤丸恍然大悟的表情来看,就能知道他没想过要看告示牌。
“嗯——”鹤丸的目光在告示牌上扫视着,寻找着自己的名字,“啊找到了。”
一期也抬头看着告示牌,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我们走吧~”鹤丸拉着一期走出人群。

这两个人,在一个班。
在同一个班。


教室。一期双手撑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在班级门口饶有兴致地吓着人的鹤丸。

“喔!”
“哇啊!”
“哈哈哈,吓到你了吗?”
“……啊吓到我了……”
被吓到的学生拍着心口走向自己的座位,其他坐在座位上的学生则投以同情的目光并相互聊起天来。
“那个人是谁啊?”
“不知道呢……”
“他很喜欢吓人啊。”
“我刚才也被吓到了!”
……一群被吓到的人兴致勃勃地聊着天。
气氛因鹤丸而活跃起来。

真是受不了啊……一期虽然叹了口气,但脸上还是带着笑的。


学生陆陆续续来齐了,教室里人声鼎沸。(被吓后的讨论)大家都好好地坐到了座位上,除了鹤丸。
鹤丸站在教室拉门的后面,透过门上的玻璃观察着走到上来来往往的人。
同时教室里的学生们也不时看向鹤丸。

“他又想做什么?是想吓人吗?”
“可大家不是都回来了吗?”
“诶……”
“难道他想吓老师吗……”
“看看老师被吓到的样子好像不错呢。”
……诶嘿嘿——学生们笑着看向门口。

这些人都在说什么啊……
一期揉了揉眉心,决定去叫鹤丸回到座位上。

一期拉开了椅子。
一期站了起来。
“喔!”鹤丸的声音。
!!!一期目睹了鹤丸被来人所无视的全过程。
惊吓没能成功。

走进教室的是一个有着独特瞳孔的人,一期在座位上远远地能看见那人的眼睛在发光。淡雅而温柔,如月光一般。他的眼中也确实有着月亮。一期不由得吃了一惊。
真的在发光啊。
“抱歉,打扰了。”站在班级门口的人说道。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语气极其平稳冷静,和此前被鹤丸吓得语无伦次的一些学生截然不同。明显是没被吓到,或者说完全无视了鹤丸。
那人扫视了一下坐在座位上的学生们,继续开口说道:
“入学典礼将在九点半开始,届时请大家到礼堂集中。”
温文尔雅,与旁边的某人完全不同。(一期)
“我是学生会会长三日月宗近,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三日月说着,笑了笑。
他这一笑,使得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班级又爆发出一串尖叫。
(from女生:我的妈这个人好帅啊!!!!!!)
诶,话说如果这样就能引起轰动的话,为什么刚才其他班级没有传来声音?如果是通知的话,应该是每个班都会去的吧。(一期)
“虽然我校的隔音设施很好,但是太过喧闹的话可不行喔。”三日月说。
噢。(一期)

三日月是喧闹的制造者——好像也不对,但根源是他。
所以你看我一眼如何,喧闹的制造者?
来自站在三日月身旁被无视已久的鹤丸。


“喂。”于是鹤丸扯了扯三日月的衣角,眼神里流露出不悦,更大的是不满,“又没被吓到吗?”

“……又?吓到……吗?”三日月顺着声音转向鹤丸,疑惑的语气在看到鹤丸后渐渐平复,目中的新月闪了闪。

对上三日月的视线,鹤丸挑了挑眉,轻哼了一声,以示不满。由于他比三日月矮一些,(鹤丸:真的只有一些,一些)在三日月看来就像小孩子在赌气一样。接着三日月忽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鹤丸白了他一眼表示有什么好笑的,三日月只继续笑着,伸手揉了揉鹤丸的头。

 


学生们“喔↗↘”地发出幽幽的声音,虽然站在教室门口的两人看起来并无特殊关系。

 

才怪。

鹤丸快要炸毛了。

没吓到对方还被对方像对待宠物般揉著头。

和其他人完全不同啊!!!

不该是这样的啊!!!

还要在一班即将长期相处的同学面前,发生这种事。

而且还配上那种背景音,到底要做什么啊!

于是鹤丸瞪着三日月。

“哈哈哈哈,被吓到了喔。”三日月笑着说。

不过被吓到的到底是谁呢。

 

“对了。”三日月说着,递给鹤丸一张纸片,“我有一个惊喜要给你喔,鹤。”

“嗯?”鹤丸一脸不屑地把纸片接过来,眼睛却发着亮,似乎对三日月的惊喜很好奇。

然后。

................

 鹤丸国永 同学:

      鉴于你优异的入学成绩,我校决定由你作新生代表发言。入学典礼将于本日九点半开始,敬请做好准备。

                                    ................

噢。

小小一张纸片竟也印上了学校办公室的印章。虽然看上去是临时印的,但事情假不了。

真是惊喜啊。

鹤丸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大概)充分理解了一期的话。

只有惊而没有喜啊。

鹤丸在内心里痛哭流涕。

所以这是要让我,发言?

不。 



目送三日月到下一个教室后,鹤丸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到一期一振的桌旁。

[教室内禁止奔跑与打闹]

“一期一振!!!”鹤丸用哭腔喊了一句。

“……嗯,好,是我。”一期一振楞了一下后接话道,自己在脑内整理着信息。方才鹤丸在门口吓三日月,但没有成功,还收到了一张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片。接着鹤丸在三日月离开后拿着纸片飞奔到他旁边。

然后,“啪”的一声从他的桌面传来,一期低头朝桌子上看了看,是鹤丸把纸片拍在他桌上了。

一期顺着鹤丸的手臂往上看,视线回到鹤丸脸上。

一期淡然地:“有事吗?”

“有,相当有。有事啊一期哥!!!”鹤丸伸手想抓住一期的肩来一顿猛摇,怎知被对方一个退步抓了个空。鹤丸的动作停了一下,把刚拍到桌上的纸片递给一期。一期说着“请不要叫我哥哥”,一面接过纸片,往那上面看了看。

哇哦。一期在内心发出小小的惊叹。

“哇哦。”班里的女生们把视线聚集在鹤丸和一期身上,发出了惊叹。

“什么啊……”鹤丸无奈地向身旁扫一眼,女生们遇到他的目光都扭过头,继续和身边的人说话。

真是奇怪。鹤丸想着。




“会长?”

学生会。三日月侧首望向操场上的人群,不自觉地笑着。三日月笑,这并不奇怪。但他脸上的笑显然与以往不同。像是,看着什么珍宝一样,带着喜爱与怜惜的眼神。

从来没有见过,这还是第一次。

“会长?”声音中的疑惑又增强了几分。

三日月慢慢转头,收回刚才的笑容。

“嗯?什么事?”

“没事……”声音弱了下去,似有一些慌张,很快又明朗起来,“您似乎很高兴?”

不加掩饰地,三日月又笑起来:“是啊,很高兴。”

见到故人了呢。 

-------------

tbc.


废话的开始↓

*不要看一期出场率那么高其实他是搞笑担当(被打)剧情推动er

*试试写长的[一次性写不完

*浮光前文[为什么会忽然心血来潮把末章的末章都写完了而前文还没怎么动,我也是不懂自己←所以这篇是全程喝清水

*祝喝水愉快

   

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