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短打混更

*因为冷。前章浮光

*no文风

鹤丸也不知道自己是被闷醒的还是自然醒的,睁开眼后再闭上也全无睡意,往眼前看是三日月的衣襟,但总之不是冷醒的。回想起和烛台切他们一起住的公寓里,每天清晨往房内涌入的冷风唰一下把室温降了个十几度,鹤丸就对或许会从今天开始的住三日月家里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三日月你家里好空啊不如养我吧?”这种话鹤丸是不会说的。虽说“养”的问题是由鹤丸提出的,但说“养鹤”的是三日月。昨天也没有否认……是默认了吧?

啊,不管。暖气万岁。总之,先起——

掀开被子一角的鹤丸察觉到室内和被窝里微妙的温度差后马上又缩了回去。

开什么玩笑啊说好的暖气呢!!!

鹤丸一缩回去就往三日月怀里钻。三日月裹好被子后拢着鹤丸,轻声唤他。

“鹤。”

“三日月……你醒了啊?”

“嗯。”

鹤丸仰头,三日月的眼里澄澈明亮的明显是醒了挺久了。

三日月眨一下眼:“早上好。”

鹤丸开门见山地:“关了吗?”

“?”

“暖气。”

三日月笑了笑:“嗯。”

为什么!!!!!!

那是造物主的恩赐啊!!!

三日月笑着继续道:“这样鹤就能往我这边靠。”
“…………”

……喔。鹤丸,安静地,往三日月的方向,靠了靠,并随口问道:“几点了?”

“啊……刚到九点。”

“……学校的事务处理完了吗?”

简洁明确的回复:“没有。”

“……”鹤丸义无反顾地掀开了被子,坐了起来,“快去做啊?!”

三日月又眨眨眼:“我想和鹤一起。”

“……那叫我起来啊?”

三日月:眨眼。

“……那现在起床吧。”鹤丸无奈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不想再继续靠眨眼来交流的对话。接着他看着三日月穿戴整齐地从被窝里出来。

鹤丸:目瞪口呆。难怪刚才看见的衣襟怎么看都不像是睡衣?哦?三日月??

三日月:“那鹤也快点换衣服吧。”

鹤丸:目瞪口呆持续中。

“我帮你?”

“我拒绝。”鹤丸跳起,走到浴室,关上门。……等等,衣服。

三日月安静地看着鹤丸从浴室里走出来。

 

九点半。鹤丸在学生会室里叼着包子,左手翻着三日月写完的文件,右手拿着竹签给三日月喂饺子。本来为了纾解早上的尴尬,想采取一点小报复,没有要醋。然而三日月反倒十分高兴地说着“鹤真了解我啊”拉紧了他的手。

接着鹤丸表示“是啊天气不错呢对吧”。

超。尴。尬。

想到这里,鹤丸的右手拿着竹签戳着饺子就往三日月脸上糊了过去。三日月偏一下头,照吃不误。鹤丸放弃,继续安静地喂饺子。

“话说啊,三日月。”鹤丸吃完包子嘴闲下来,“事务有那么多吗?”

“啊,也不是很多……”三日月拈起纸巾往鹤丸唇上印两下,“是建校以来历年的资料整理。”

鹤丸差点就把饺子掉在历经了百年沧桑的木地板上。

“为什么这样对你!——我要起诉他们。”

“哈哈哈,有原因的。”三日月的目光落在铺开的白纸上,“我向校长提出,说要修改一条校规,作为交换就这样了。”

“喔是那条吗……”鹤丸陷入沉思。那是一条说明学生会和社团可兼得的校规。数月前鹤丸拿着校内指引的小册子时一边说着“怎么又发一本”一边翻,然后找到了微妙的不同。“加这个有必要吗!”当时的鹤丸震惊。

现在更觉得没必要了。

顺带一提在那之后的某一天,三日月找到鹤丸问:“要加入学生会吗?”

是这样啊。三日月是傻子。鹤丸确信。

“谈恋爱的人果然会变傻吗。”

事务还有很多,按三日月的进度,不做到下午可不行呢。

---------

没有然后。_(:з」∠)_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