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三日鹤】暗潮 02

*校pa
*一如既往摸鱼产物


一期一振把纸片上的内容读了十次:顺着读了五次,倒着读了三次,跳着字读了一次,斜着读了一次,怎么看都是不会变的。一期确认了内容,在鹤丸恍惚着要扑过来的时候抬起头问:“激动?”
鹤丸现在激动了。鹤丸脸上说明着“不是不是才不是那一回事”。
一期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道:“不……应该早就知道了——你想炫耀…?”
半信半疑的口吻。
鹤丸觉得自己脑袋空了,一瞬间有吐血的冲动。
“先等一等,这种事我根本,不、知、道——!”
鹤丸,努力地冷静下来。
“你想让我帮忙?”一期。
“——!”
谜一样的,一期一振似乎成功调回了和鹤丸的交流频道。鹤丸握住一期的双手,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摆出肃穆的神情:“是。
“一期哥我知道你是懂我的。爱你。”鹤丸给了一期一个wink。
一期一振把手向下一甩,甩开了鹤丸的手,内心哭笑不得。
“帮你?”
“帮我想想演讲稿。”
“……我考虑一下。”
“一期哥!!!”
一期一振在鹤丸即将扑到自己身上之时把手往鹤丸头上一按,说:“我帮你。
“请先站好。”
“好。”
于是鹤丸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期的桌旁,看着一期从书桌中取出一本——
小说。
您认真的吗。鹤丸:呆滞。
——又取出一叠原稿纸。
鹤丸默默拉开一期前座的椅子,跨坐在上面,头伏在一期一振的桌上。
“一期,我信你啊。”
一期一振用笔杆绕了一下鹤丸额前的刘海:“也请自己好好想想。”
“行。一期大法好。”

“一!期!大!法!好!”鹤丸从台上下来之后,一蹦一跳地,尔后扑到一期身上。
在礼堂不能太吵,一期只好忍住不出声,虽说在一片掌声之中也听不出是谁的话语,是否过于严谨?
但三日月似乎听见了什么,他站在台上扫视会场,目光短暂地停留在一期身上。
压迫感。
一期一振抬头,发现并无异样。刚才到底是?
……嘛,先解决了眼前这个问题吧……
一期的双手揉着鹤丸的头发,想让鹤丸起身。怎知喝完像猫一般地就往一期身上蹭了,反倒弄得一期不知所措。不知所措的一期一振只好看向台上的三日月,等待着她开口宣布开学典礼到此结束,同时也结束鹤丸现在的动作。
始料未及。三日月剜了一期一眼,一期惊得打了个激灵。
……一期一振更加不知所措了。
察觉到一期的激灵,鹤丸默默地放开了一期,端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一期?”鹤丸把手伸到一期一振眼前晃了晃,“你怎么——”
“请安静。”
三日月的声音和一期一振的声音同时响起。

“——了?”
鹤丸顿了顿,发觉一期的声音里所含有的,还有一种莫名的惊诧。
诶。鹤丸一时间倒也想不出能说什么,干脆闭上嘴,视线移至讲台,对上三日月的目光。三日月在台上看着他(们)。
既然他在看这边那就顺手打个招呼吧。抱着这样的单纯想法,鹤丸小幅度地朝台上的三日月挥了挥手,自然而然地笑了一下。这一下三日月反应过来方才那样有些失态了,于是带着歉意冲一期微微摇头。其实这时除了三日月,个个人都不明所以。
不明所以的一期一振尴尬地弯了弯嘴角,不明所以的鹤丸国永觉得三日月在说“不要闹”,内心感到无聊。更加不明所以的其他师生就静静地看着三日月,看着他眼中透出的寒从冰融成水,心里对三日月的崇拜度又上了几个等级。
“学生就算了,老师你们还有救吗,看着三日月你们眼睛都直了啊。”加州清光在台下的黑暗中小声嘟囔,“应该看我啊,我这么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身旁的大和守安定堵住嘴。偌大的会场静了两三秒,三日月拍了拍话筒试音,随后宣布典礼结束。
“另外,学生会将会招收新的成员,请有意参加者留在会场,稍后会作安排。”
台下的学生们热烈鼓掌,目送着三日月走进幕内,过后陆续离场。
“一期,你不走吗?”鹤丸见一期的目光缥缈在讲台上,于是问道。
“啊,那个,我打算入学生会。”一期回答说。
“噢这样啊。”鹤丸起身,朝一期挥挥手,“那我先走啦。”
一期应一声,眼神依旧虚无缥缈。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啊??鹤丸走时一步三回头,看着木然的一期,莫名有些不平。怀着这份不平走出礼堂的副门,鹤丸被站在门边的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有兴趣加入话剧部吗!”高个子说。
“……啊?”鹤丸愣半晌,眨巴一下眼睛。
“请拿着这个!”矮个子递给鹤丸一张传单,鹤丸下意识地接过,往下瞥了一眼就又是一阵子的惊愕。传单上的图案胡乱至极,一行大字配夸张的礼花图案,左一列欢迎语纵横大半张纸,辅以各式各样的爆炸标识。
鹤丸觉得还是那些贴在墙上小广告比较令人赏心悦目。
为社团作宣传的两人见鹤丸不说话,面面相觑了一阵。高个子打破沉默道:“有兴趣的话可以到我班里去找我。”
鹤丸从传单上移开视线:“你班里?”
“对。”
“……哪里?”鹤丸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哪个班外面聚集的人多往哪里去就是了!”
“……???”
然后高个子头也不回地继续发传单去了。另一人朝鹤丸笑了笑,小跑着追了上去,留下一脸茫然的鹤丸。
……啊?

按着三日月的指示,礼堂前部坐了一片学生。他们看着三日月走到他们面前,向他们逐个派发表格,视线随着三日月的走动而挪移。
三日月手上的表格自上而下一张张减少。一走到一期一振,三日月停了停,从表格最下面抽出一张给他,自然地又把最顶上的递给了下一个人。
“……?”一期一振疑惑地看向自己拿到的表格,坐他身边的也有好奇地探头的人,看一眼便收回了脸上的嬉笑,安静填起自己的表。

申请职位:副会长

靛蓝的墨水流丽的字迹,赫然出现在手中的申请表上。一期用指尖在那字上边印了印,墨水夹带的金粉便有一些未附着的印在他指上。怎么看都是三日月的style,华丽又不过分张扬,但不知写上“副会长”是个什么用意。
一期一振咬咬嘴唇,取出钢笔开始填写表格信息。期间他抬头巡视向三日月,与三日月的目光撞上。一瞬的不温不火变为一瞬的晦暗不明又变为起始的样子,一期一振不懂。
一期也不是很想懂,十有八九是和鹤丸有关。想到鹤丸他感到有点胃痛,是若干年前的某日被强行喂着吃了一整天的草莓的阴影在胃里浮沉。虽然那时在弟弟们的注视下吃得心甘情愿。
认真填表,想什么胃痛根由。

过了很久也不是很久总之就是填完一张表的时间,三日月站到台上拍了两下手,说填完信息表的可以去交给他了。于是一期看着女生们犹豫不决又激动不已地磨磨蹭蹭地上台交表,看着男生们目瞪口呆地一边望向那些被三日月回以微笑后满面春风如获重生的女生们一边递过表格。一期相对非常淡定地走上去交表,还搭了句话。
“请问?”
三日月对此心照不宣,微微侧头:“对我安排的职位不满意?”
“不……只是有点好奇。”
“哦呀。”三日月挑挑眉。
“……”一期不知为何别过了视线。
双方都没有继续话题的意思,也没有谁有要开口的迹象。三日月摆着那张职业微笑on的脸,一言不发地对着一期。
啊……是压迫感。
一期皮笑肉不笑地礼节性地点点头,说了句“那么我先告辞了”便转身离开。鞋跟踏在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响声,一期留意到自己的节奏的改变,缓下来放慢步伐。
慌什么呢,那两人的事与我无关啊。


tbc.

明明用着WIFI电脑却连不上网只能发到手机再发上来...我选择狗带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