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三日鹤】栖息之所 〈中〉

*满怀热情不抱希望
*摸鱼向的后续
*脑洞开大了(x)憋到五一再继续...[利索跑

以下正文



鹤丸从飘窗上滑下来,坐到地上,地板的温度让他清醒了三分。他一边咋舌坐了一会儿,摸到临近的另一张桌上,抽了几张纸。
“啧……”鹤丸把温度降下来的手拍到脸上,摸了一把后甩掉沾着的体液,右手攥着的纸巾不是抹到自己身上,而是先清理了飘窗上留下的。鹤丸擦完飘窗又抹了抹被自己抓过的窗,默然拉上了窗帘。
……做着做着去看风景是不是有点煞风景啊。
鹤丸长叹一口气,接着把地上的也清理了,同时还有星星点点的不时从腿根滴落下来——这还有完没完——所以鹤丸擦了没几下就撑着腰扶着墙挪到浴缸旁边去了。
……什么,挪过去期间会落到地毯上?毕竟是“经常有情侣去”的酒店,地毯上的,就不用去管了吧。
鹤丸折腾着用浴缸边上配套的淋浴喷头把浴缸给冲洗干净,才扭开水阀。浴缸很大,水流很小,鹤丸碎碎念着“三日月这个混蛋害得我没办法去活动我一定要弄死他”,一边猫着腰注视着水柱守在一旁。干等着也不是办法,鹤丸索性走到浴室里冲了个澡,再出来时水依然没有放满。
好、慢、啊。于是鹤丸拿起了放在床头柜充电的手机,看到三日月在29分发来的信息。
“鹤,准时到达目的地了´▽`”
(# ゚Д゚)
超、火、大。
一定要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
话说回来也弄不死啊。
鹤丸耸耸肩,泡进半缸水里,开始清理残留的一些。

——是鹤丸失算了。
鹤丸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清理完就睡着了,以至于他是被冷醒的。鹤丸哆嗦着把水放掉,走到浴室里淋了一身的热水,缓过来才擦擦身子缩到床上。鹤丸看看墙上的挂钟,八点半,还很早。三日月那边应该还要挺久才结束,鹤丸便拿起手机给三日月发语音。
“◈三、日、月——”
“嗯?”
……!这人认真的吗?
“◈三日月你在做什么啊居然秒回”
“鹤,我听不了语音……”
“◈啊我好感动!!!”
“……鹤”
“◈嗯?”
大约五秒之后。
“◈所以先别发语音了吧?”
…………哇……!三三三三三日月???
鹤丸忽然变成了打字的那一方:“??????”
“◈鹤这样让我很苦恼”
鹤丸回个句号表示他在,并且不发表意见。三日月也就这样将几句话分开来说着。
“◈鹤啊,你也知道我在那个活动
“◈而且你也很重视它”
鹤丸:“Õ_Õ”
“◈如果你发语音的话,我还是会想听一下——
“而且还想听那样的语音”
接着三日月就不说话了。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五十秒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鹤丸默默地打字:“三日月?”
又隔了几分钟,依然没有回复。
鹤丸只好顺着三日月的话题继续问:“哪样的?”
……
多少给个回复啊三日月。
“◈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
“◈我说三日月啊
“◈您能回个话吗……我心慌……”
鹤丸在床上翻来覆去,于是被子裹到了身上,被套带着的凉意传到他的肌肤。凉凉的,却很舒服。鹤丸又在床上滚了两圈。
“啊累了。”
鹤丸漫无目的地看着天花板,把手机放回去充电。
三日月还没回来就先睡一会儿养精蓄锐吧。怀抱着这样的想法,鹤丸侧头将半张脸埋进柔软的枕头,腿往身前缩了一下弯曲着向左边放。
毕竟灯还亮着,说明房卡还在啊,三日月要进来还得让他来开门呢。想到这里,鹤丸感受着被褥的舒适触感,很快地睡着了。

呐……
是不是什么有地方不对?
鹤丸闭着眼皱了皱眉,把半张脸埋进枕头里。极轻柔的风一阵又一阵扫在后颈,半翘起的发丝因此不时地划到皮肤上,弄得鹤丸有点痒。鹤丸慵懒地哼哼两声,打算翻个身继续睡,发觉好像碾到了什么东西上面——或者说滚到了什么的里面。
……什么东西?鹤丸迷迷糊糊地终于打算睁开眼,隔着被子却忽地有一点从脊梁顺着划了下去,摸到尾椎后还象征性地按了按——鹤丸整个人都清醒了,猛地睁开眼。
“什——呜啊、”鹤丸还没来得及看看自己到底面对着什么,就被搂紧抱住。他嗅到一股隐约的海洋香,然后三日月的声音从他头上传来:“早啊,鹤。”
“早——”鹤丸下意识就回了个早,马上刹住车反应另一个问题,“等等等等等三日月???!!?”
鹤丸挣扎两下,从三日月怀里抬起头:“你??????嗯??你怎么进来的??”
三日月低着头笑着意思就是“你猜”,笑着笑着就把鹤丸拉上一点和他接吻。鹤丸还没弄清个所以然还想开口问,被三日月亲得一头雾水恍恍惚惚。
“不、唔嗯、等——”鹤丸推了三日月一会儿,但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被压到床上被吻得更深了,一看就知道三日月有什么不纯动机——啊,对了——鹤丸忽然想起什么,屈起腿后手脚并用地努力着坐起来。费了半天的劲坐起来了一个扑腾两个人又躺倒了。
“……”鹤丸扑在三日月上面很是尴尬,支起身垂着头半是严肃地盯着三日月,瞥到对方半敞的浴衣又无奈起来。连澡都洗完了是回来了多久……
三日月那边倒是一如既往地笑着,笑着看着一丝不挂的跨在自己身上的鹤丸,手直接摸到他的腰上:“鹤不说些什么吗——还是做些什么?”
鹤丸一脸严肃地俯身把三日月的嘴给捂上了,一边抓住三日月打算往他腿上去的手。“第一,你怎么进来的?”鹤丸顿了顿,继续道,“第二,说好的交流。”
三日月重复一句:“交流。”
鹤丸半是无奈地应着:“嗯。”
“液体交流也是交流的一种。”
“……所以?”
“先交流一下。”三日月张嘴舔了舔鹤丸的手心。鹤丸马上把手缩了回去。
虽然房间里开了暖气,但鹤丸这样在暖气中暴露着身子还是有点冷的。他往后退了退,刚开口想说点什么,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住了。三日月手伸起来放在鹤丸唇边,按着唇瓣将食指探进他半开的口,问:“怎么了?”
“……不。”鹤丸用舌把三日月的指推出去,双眼顺下来闪动一下,“就这样的话你可不能尽兴啊。”
“嗯?”三日月见鹤丸的意思是会顺着他的,便歇下来望向鹤丸颤动的睫。鹤丸轻笑一声扑到三日月旁边,一滚把被子裹到身上。三日月侧过身去搂他,头凑到鹤丸的颈边,吻着的不是平日被碎发所遮掩的肌肤,却是鹤丸伸上来的手。鹤丸被含进去的指尖在三日月的舌上轻压一下:“别玩啦,干正事。
“今晚有什么收获吗?”
三日月一边絮絮着“和鹤一起的便是正事啊”一边抱紧鹤丸,丝毫不为鹤丸的敬业精神所动。鹤丸压着嗓音叫着三日月的名字,在三日月听来更像是撒娇的声音催促了好几回,三日月才缓缓说道“实际上我把全程都录下来了。”
鹤丸静了一会儿,马上又用发现新大陆的语气问道:“真的?”
“已经存在电脑里了。”三日月懒洋洋地答,手臂又收紧一下,“所以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不可以。”三日月的头越来越贴近鹤丸的脖颈,鹤丸的手只能勉强抵着,“啊——三日月你先等一下、啊对了,你不用休息一下吗?”
“休息?”三日月短暂地停了一会儿。
“对——嗯,先休息一下吧三日月?”鹤丸见三日月停下来便一脸关切地顺着新话题说了下去,“一天下来中间也没怎么休息,待会儿坚持不下去的话很不妙吧?”
三日月笑了一下,鼻息喷在鹤丸的后颈上。鹤丸感觉大事不妙,不由拽紧了手中的被子。三日月的手从鹤丸的碎发走下去,抚在鹤丸的肩上探进了被子里。鹤丸叫着“等等等等等等”别过肩,三日月把他压回怀里。
“别紧张啊,鹤。”三日月的手动作不停,继而把鹤丸翻过来躺在床上,自己则架在他上方。
鹤丸两手抓紧了被子瞪大眼睛:“你这样怎么让我不紧张!!”
三日月很委屈:“但是要休息的话鹤得先把被子给我。”
“……”
“而且要做的话就更不需要紧张啊。”
鹤丸原本想说点什么的,听完三日月的话憋了回去改了口:“你……离我远点。”
三日月眼巴巴地看着鹤丸。鹤丸被盯得受不了:“那我和你商量个事儿。”
三日月只动了动口,依然盯着鹤丸:“你说。”
“明晚怎么样?”
“今晚。”三日月斩钉截铁。
“好那就今晚学习明晚交流,三日月去把电脑拿过来。”
“……鹤啊。”
鹤丸眨着眼,看向表情复杂的却也不起身的三日月,又漾起一点似乎因成功了什么的笑。三日月低下头,卧到鹤丸身上,鹤丸承着他的重量又有些纳闷起来。但鹤丸开口的时候还是多少透着一些得意:“三日月?”
那边也开始笑起来,鹤丸感到莫名。
“抱歉啊,鹤的这个愿望看来是实现不了了。”
三日月单手支起自己,在鹤丸的注视下将手探至两人的下方。
“其实鹤已经输了。”






肉在这里。[指指头

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