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三日鹤】无名信 2

*愚人节短打向,3节完
*对应日期放对应内容
*可读性约等于0

__________________

 ←[1]          [3]

__________________

四月一日。

一如既往地,三日月打开了储物柜。随后,堆满柜子的信件就从储物柜里哗啦哗啦地滑落到地上,在三日月脚边堆成一座小山。三日月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个量大概是以往的两至三倍。

是恶作剧吗……?三日月收拾完柜里的开始拾起地上的,都放进一个文件袋里,最后放不下了只能勉强塞进去,就这样竟也塞了三袋。三日月捧着那沉甸甸的三袋信函关上柜子,切实感受到了情感的重量。

……无论是哪一种情感。

啊,这个一定和鹤丸有关。三日月一边朝过道上的熟人打招呼一边想着,一定要抽时间找鹤丸聊一下这个问题。毕竟三日月对素不相识的女孩子的信不太感兴趣。

于是三日月发现还是有蛮多男孩子写信给他的。

除却以往常见的字迹,还有一些画符的,三日月淡然地掠视这些信件后搁置在一边。较以前多出来的信几乎都是男生塞的,都很诚实地在信封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再后缀上一个“子”字。这些内容和格式几乎都统一起来的信,写的都是一些俗气的情话。三日月正看得纳闷,发现这些信封都是一样的,干脆挑着全给拣出来了,期间发现有一封信的侧边署名是“狮子王”(没有后缀“子”的特例之一)。虽然从自己上看完全不像是他的,但是。

打开。

从语气上看是一期一振写的信,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来信原因以及来信原因——自己的和其他人的来信原因。

是男生们的恶作剧呢。看到一半,三日月松了口气,对于有一个正直的朋友而感到欣慰。信的最后写着区分这批信的方法,比三日月想的更为简便一些;还有这样一句:

署名写着狮子王真是十分抱歉,但这也是他托我写的,算作一个小玩笑吗?还请谅解。

三日月沉吟:狮子王吗。

当狮子王看见三日月桌上堆积的信件时猛一个鞠躬说其实他是发起者的事,则是后话了。

(狮子王: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响应我……!啊、对不起!!

三日月:……)

眼下最要紧的事大概是处理完这些信,这个工作量还是不小的。直到将近上课时三日月才处理完。三日月合上眼睛养了一会儿神,翻开了长期放在桌面上的记事本。

嗒。

月白的信封从本子里滑到桌面上,边缘碰出轻而可闻的响声。在信封侧着将要掉落之际,三日月拿起信,对着日光灯比了比——隐约是见过的字迹。

又是哪个人呢。

三日月开了信,看了一眼就默认是鹤丸写来的——鹤丸的?三日月有点怀疑,但这字他再熟悉不过,甚至比平时的还要工整一些。
于是三日月第一次认真读了来信。

那是情真意切,字字珠玑。

读完信三日月一时说不出话,少见的放空了好一会儿,上课铃响起也没有把课本拿出来。老师踏进教室后三日月才反应过来,感慨良多地掏出课本。

老师:同学们,今天不上课了,请大家自习吧。

三日月愣了愣,开始思考要不要写回信给鹤丸。

讲台下马上就有人戳穿:今天是愚人节啊老师。

老师哈哈笑起来双手拍到讲台上,说着“没错同学们愚人节快乐,其实我们班呢比别的班还快了两个课时,但是不具有放松的权利,接下来请大家翻开习题册……”

愚人节吗。

三日月的心稍稍有点平复下来,他又看了看那封信。信封是简洁干净的月白,信纸上是情意惓惓的文字。

没有署名。

三日月也没有把信收起来,就直接压在练习册下面,翻着书的时候看两眼。没有署名的信就不能确定来信者了吗?

三日月确信是鹤丸写来的。

然而今天是愚人节啊,鹤丸的这封信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三日月抚摸着信纸,就算是假的,也当真的。

但在愚人节的告白,还是先拒绝了吧。

“鹤丸,有人找你——”清光朝着正和别人聊得热火朝天的鹤丸喊,“是大——名——人——喔——”

鹤丸没怎么仔细听,单是知道有人要找他,就应着清光的话,和同学打声招呼走出了班门,差点儿撞到三日月身上。

“……唷,三日月?”鹤丸往他旁边迈了两步拉开距离,“我还以为是哪位学妹来找我呢。”

三日月难得地玩笑道:“被学长找不高兴吗?”

“我们不是同级吗。”鹤丸吐槽,“你看上去心情挺不错?我听说你收到了一大堆信啊,都是情书?”

“那个不重要,我只要收到一封信就够了。以及鹤……丸,透露我的储物箱位置这种事,别再做了吧?”

鹤丸吐吐舌头:“我也是受害者啊。今天收到了很多感谢信——也不知道今天送是什么意思,就当感恩节提前过了。啊,那就不能说是受害者了。”

见鹤丸围绕着自己收到的信而似乎要滔滔不绝的样子,三日月阻断他:“鹤。”鹤丸愣了半秒反应一个“啊?”给他。

“……你说什么?”鹤丸被叫单字有点心神不定。

“鹤丸,我是说。”三日月把月白的信封拿出来,“你不谈谈关于这个的事?”

“……这是……什么?”鹤丸明显动摇了的样子。

三日月半是无奈的长叹一口气:“下一句话是‘愚人节快乐’吗?”

鹤丸别过头:“愚人节快乐。”

“是你写的吧?”

“嗯……。”

“文笔不错。”

“……啊,是吗,那么你看完了就还给——我吧!”

鹤丸说着,伸手就去夺信封。三日月抬手,朝鹤丸笑:“啊,这个不行。我要好好珍藏起来。”

鹤丸浑身一抖:“……哇。”

视线所询问着的“为什么”,被微笑回应。

预备铃叮叮当当响起来,直到铃声结束两人还是维持在胶着状态。三日月笑了笑,转身要走,又留下一句话。

“如果是告白的话,只能拒绝啊。”

鹤丸远远地回应:“是吗。”

是的。

因为在四月一日这一天,一切都可以是四月一日的谎言。在这一天说真话,真是——

“太不明智了啊,鹤。” 

tbc.                               → [3]


依然感谢直角赞助()的手机!![落泪
今天份的脑洞码不完...明晚更的时候会对应日期放在这篇里面←这样
愚人节快乐[虽然啥都没做,噢那我]这篇是BE(。

再更新补充:啊要巡楼了来不及了

再再更新补充:本节已补完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