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三日鹤】暗潮 03

*校园paro

*随性

*文风波动可能

这的确是非常有趣。
鹤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跷起腿,捏着下巴来回扫视那张传单。鹤丸实在是太心疼话剧部了,他们部的美工回家种地去了吗?如果纸上不写着“话剧部”,如果没有人对“话剧”感兴趣,甚至感兴趣的因为对这个部的美工感到失望而不去申请的话,这个部不就没人了吗?鹤丸忽然想马上申请入部。不不不,鹤丸对着传单又扫了两眼,思索一阵:还是算了吧。
鹤丸抬头,恰好看见一期从门口走进来。一期神情复杂,朝身旁的人点头问好后就一言不发地走回了座位。
顺带一提一期的座位在鹤丸的前面。
鹤丸没等一期走过来就给他拉开了椅子,一期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便侧过身要坐下了。鹤丸看着他感觉不对劲,马上把拉开的椅子往旁边一挪,一期险些坐到地上。
“!……鹤丸?你在做什么?”
一期回过神,又定定神,把椅子拉了回来。
鹤丸一如既往地笑道:“嗯……你看,吓到了吗?”
“……吓到了。”
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这个一期非常不对劲。换做以往会说“请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但他刚才没说啊?鹤丸又把一期的椅子拉了拉,一期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
“是你怎么了才对吧?”鹤丸举起手在还没坐下的一期面前晃了晃,“不清醒。”
“我醒着的。”一期坐下。
“不不,绝对发生了什么吧?”鹤丸随手把拿着的传单折成纸扇,拍到桌面上,“作为新一届学生的颜值担当,被众多情窦初开的少女追赶着。这种烦恼是……诶,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抱歉?”
……都走神到哪里去了啊?
鹤丸干咳一声,把纸扇合起来对着自己的下颌,严肃道:“惊人。我校新生一期一振于入学第一日坠入爱河,以致难以与其他同学进行基本交流。校方对此表示关——等等一期你别抽掉我的话筒啊!”
一期微笑一下。
“我有在听的,其他的话请……这又是什么?”一期展开从鹤丸手上拿来的传单,补充道,“有点可怕的感觉。”
鹤丸耸耸肩:“传单,话剧部的。你有兴趣?”
“没有。”一期把传单还给鹤丸,“而且学生会和社团之间只能选一个的样子……是了。”
一期的话停在微妙的地方。鹤丸很是困惑地在心里问是了是什么啊,但没有插话。在一期的注视下把手上的传单又折成纸扇,鹤丸无奈地抬头:“你要说什么就说吧。”
“嗯。”
“……”
“……”
“……所以是?”又是一阵沉默,鹤丸只能开口,“不想说的话就算了。”
“我在组织语言……是这样。”一期的两指点在鹤丸的桌子上,“刚才在礼堂学生会发放了信息表,信息表上有关于职位的空栏。”一期敲了敲桌子表示强调,“我的表上……这一项被填写了。”
“换一张表啊?”鹤丸作出理所当然的回复。
“是会长填的。”一期欲言又止,瞥了鹤丸一眼才继续说道,“填了‘副会长’。”
“啊……是吗。”
“嗯,是这样的。”
鹤丸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就这样?”
“就这样。”
鹤丸扬了扬手,卷在指上的银发往空中一蹦又落了回来。他的表情没有多大改变,对于一期说的事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一期于是犹豫着问道:“……不奇怪吗?”
“不啊。这很三日月。”
“三日月……?”一期一头雾水,看着鹤丸,一时又不知该问什么,只好陈述观点,“至少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特意在那张表上写上职位?其他人的表上……”
“兴许人家看上你了?”
一期打住, 又瞥了鹤丸一眼。对方看起来像是没有开玩笑的意味,不过按一期这几年的经验他决定默认这是在开玩笑。
事实上鹤丸也是在开玩笑。三日月那种完美得又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人,应该会找一位异国的公主殿下吧。
“所以你就那样把表填了交上去了?”鹤丸问。
“嗯。”
“哦哦,那么——”鹤丸很夸张地探了半个身子到自己的座位之外,握住一期的手,“万一以后我做了什么违反校规的事就拜托你了!!”
一期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把鹤丸的手甩开了。鹤丸笑起来,说你看这也没什么大事嘛,年轻人,放轻松点。
一期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把身子转了回去。违反校规的事啊……鹤丸虽然总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但总不会惹出什么大麻烦,一期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至于违反校规……怎么想都不太可能。总而言之,也确实没有什么大事。
在一期身上是没有什么大事,大事马上就要发生在鹤丸身上了。
“鹤。”
因为在鹤丸看来,没有什么事比眼前的事更大了。鹤丸听见一声模模糊糊的呼唤,往窗外看了看。于是他看见。
哇——是三日月哎。
刚才的话题的主角之一哎。
诶!!!!!!鹤丸差点儿摔下椅子。椅子的三条腿离地转了小半圈后撞到桌腿上,鹤丸一个拍桌定住,顺势起身,很是潇洒。站起来很潇洒但是吸引了一些来自周围的目光,忽然拍桌站起来又坐下去就有点尴尬了。
那就出去看看吧。
鹤丸把他站起后跳出半尺的椅子拉回来,若无其事地走出班门。虽然在大部分人眼中被鹤丸若无其事的事情并不是鹤丸差点摔下椅子这件事,而是——
“三日月?”
“啊,鹤,过来。”三日月朝鹤丸招手,“到这里来。”
“……怎么了。”鹤丸慢慢踱过去,有什么事是隔着两米不能说的。
看鹤丸站到自己身旁,三日月才再开口:“鹤要来当学生会的会长吗?”
“……啊?”
这还真不能隔着两米说。
“鹤觉得当学生会会长怎么样呢?”三日月当鹤丸没听清,重复了一遍。
“等等……这是什么劲爆消息……你认真的?”
“是啊。鹤觉得怎么样?”
“等等等等等等我确认一下啊,三日月。”鹤丸捏着自己的下巴,“你是学生会会长吧?”
“目前是。所以鹤,要不要考虑一下接任?”
“……不……等等你不是才高二吗?”鹤丸抬起一点点头看他,“这么早就考虑换届问题?”
“这个……会长要从入学时开始培训。”
鹤丸一脸“那种事情我听都没听说过再说那也是不可能的吧”。
对着三日月的“我在说正事我是认真的”。
好……败了。
“不要。”鹤丸回绝,“听说学生会和社团不可兼得。”
三日月挠挠头,样子有点可爱:“……那确是事实。鹤有想参加的社团了?比学生会更有吸引力?”
“……是,啊。”鹤丸说。然而刚入学不到五个小时谁知道到底都有些什么社团。不过就这样乖乖听三日月的安排的话,就不是鹤丸了。
“是哪个社团?”
所以说谁知道都有些什么社团啊!人如鹤丸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鹤丸想了想道:“……话剧……”三日月就笑了。
“……部。”三日月努力憋笑。
啊?难道这个话剧部除了宣传海报不行,平时的活动也不怎样的吗??
“……鹤,你确定吗?”
“……也许……我确定。非常确定。”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鹤丸也不打算往回捞了。实在不行,说没被批准入部也是可以的嘛。想到这里鹤丸缓了口气。
“被他们欺负的话就告诉我哦?”
……话剧部弱肉强食的啊?
“哦。”鹤丸回复,“话说回来,找我当会长?”
“嗯,因为我相信鹤。”
套路,都是套路,我还没问为什么啊。
“……啊算了。不过你要找会长的话,我认为有一个不错的人选。”
“我觉得鹤很合适。”
“先听我说啊……就是那位。”鹤丸往教室里一指。
坐着教室里恰好抬起头的一期和看过去的三日月四目相对,尴尬地笑了笑。三日月回以标志性笑容。
一期内心迷茫,往旁边一看发现鹤丸指着自己,就默默接受了状况。
课室外三日月说:“他啊,我选做副会长了。”
“哦?”
“鹤和他很熟吧,那么来当会长怎么样?”
“所以他和我说过了……你安的这个心啊。”鹤丸摇摇头,“反正我不会去学生会的啦,更别说当会长。”
三日月一脸惋惜,鹤丸笑他。
“等学生会和社团可以兼得的时候?”
“没关系,鹤喜欢就好。”
“嗯。那,再见?”鹤丸歪头,“我们要上班会了哦。”
“那再见吧,鹤。”三日月和他道别。
鹤丸回班。一期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问我要不要当学生会会长?”
“我在问……”
“就是这么一回事。”
“……”一期顿了顿,“你答应了?”
“没有,怎么可能嘛。”鹤丸说。
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班主任把学生守则发了下来,鹤丸随手翻了翻,社团说明的那一版写明了“学生会和社团不可兼得,请学生视自身条件合理选择”。
很明显嘛,我选社团。

tbc.





隔了五个月才更[土下座
我发誓我没有忘记这篇文,真的,就是懒...[下蹲
我要攒多一点再打tag...给人一种“哇忽然更新了好多哎原来还是有在写的啊!”的感觉[划掉
因为明天(今天?)刮台风不知道会不会断电什么的我就跑来更更了XD[你
写完作业我一定飞速更文呜呜呜[对作业怒视


(事实证明flag是永恒的,月更是不能的(瘫倒

再后来的补充↑


……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