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始隼】地平线 〈上〉

※点文A

※月野帝国设定

※↑自我理解多

※战舰战←并不会写

※↑宇宙~宇宙~![レオ附体]*但是不会飘来飘去。

※各种各样的突如其来和???

※OOC可能

以下正文

 

 

 

 

◆◇◆

“来了!……他们!”

“从哪个方向?”

“正西面!第二舰队正在防守。”

……

走道上吵吵嚷嚷,始依稀听到这么几句。

正西面啊……隼。

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的指环正发着微弱的光。他又往口袋里掏了掏,找出了另一只指环,那同样散发着微光。这两只指环,手上的是始自己的,另一只是隼给他的。

在那一天。

 

◇◆

“ha、ji、me♡”

从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始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在叫他,所以他没有回头而只是停下了脚步。隼在靠近,隼的脚步声很轻,却在半尺之外停了下来。

始猜到隼要做什么了。

所以当隼跳起来扑到他背上的时候,始抓住了隼环在自己脖上的手臂,隼就被拉按着松不开手了。

“啊~始,放我下来啦——”隼说着把头凑到始的脸旁边,脸贴着脸蹭了蹭。

始笑他:“你这不是一副不想下来的样子吗。”

“因为是始嘛。”

“是吗。”始把按着隼的双手松开,一边问道,“话说回来,隼,为什么忽然过来了?”

“嗯?因为是始的生日啊。”隼绕到始的面前,“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当做礼物送了你了呢☆”

隼把双手背在背后,低下腰抬起头看着始,但发现做这个动作的话视线会被帽檐挡住。刚要抬起手,始就已经把他的军帽抬起了。

始看着隼的眼睛:“但是已经送过了吧?隼。”

“呵呵呵,是呢。所以,这个给你☆”

隼伸出手,始便伸手去接。被放到手上的东西很轻,始一时感觉不出是什么。

“始,怎么样?”

隼收回手。躺在始手心的是一枚指环。

“什——。隼。”

“嗯?”

“这个可以送的么?”

“主戒指在这里哦。可以的可以的☆因为是始嘛。”隼伸手展示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指环,“而且也能用我的战舰哦!”

“……但我们不是集团适应者吧?”

“可以的可以的☆对吧Albion?”

隼回头问自己的心兽。Albion点点头,低吼了一声。始不可置信地看着隼。

“看吧,始,Albion说可以的!”隼兴奋地围着始转,“始可是玄武的适应者呢,相性不会差的哦?”

始叹了口气,把指环收进衣袋里。

“隼,谢谢。”

“呵呵,始还是老样子呢。不用客气哦?但是始,我想看你戴上啊——”隼开始抱着始撒娇。

始侧了侧头:“我们还在走道上,你这样被人看到没关系吗?”

“大家都认识,没关系哦!”

“……是吗。戴上的话,被说教的会是你吧?”

“始想得真周到呢。那个也不用担心哦?所以,始~戴上吧?”

“还是算了吧。”

“诶——”

“就算只当作纪念也不错吧?”

“结婚纪念?”

“还没结吧。”

“呼呼,‘等这场战争结束就回去结婚’——什么的。这场战争,可不会轻易结束呢。”

所以,在那之前,至少——

 


◇◆◇

“出现了吗?”

“是!时空之门在那边打开了!”

“那么,第二舰队,迎击吧!”

“等一下,隼!”

气喘吁吁的人。

“阳?”

“我有话和你说,稍微过来一下。”

 

◆◇◆

“收到了敌袭报告。”

“噢。”

“在隼大人那边。但是……不对。”

“椿?”

“祭莉,你看这里。”

 


◇◆◇

“呀,泪?”

“隼,到底……”

“嗯?别着急,怎么了?”

泪的体力并不太好,小跑到隼身边已经开始大喘气。隼顺着他的背,泪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呐,隼,没有那么简单吧?”

问的是来敌。

“呵呵,不用担心哦?”

隼强势装傻。

从阳提供的,“从女孩子们那里得到的消息”,出了西面之外的方向检测到了不少的时空之门的记录。奇怪的是,门打开了却并没有出现迫近舰队的敌舰,也没有受到他们的攻击。

肯定不简单。

而且,真正开始靠近,是在这一边。

“真的没关系吗,隼?”

隼保持着微笑:“没关系哦?而且,郁在等着你吧?”

啊,郁。

“……隼!”

很着急,但是,无能为力。

“泪,还有海在呢,不用担心的哦?”

隼一次一次劝自己走,怎么可能是不用担心的情况?阳和夜也已经走了,真的不要紧吗?但是,海在的话——

“隼,加油——!”

“呵呵呵,谢谢,泪。我会加油的。”

一定,没关系的吧。

 



◆◇◆

“抱歉呀,海。”

“隼,你在为什么道歉?”

“让你留下来?嘻嘻,其实我一个人就够了呢。但是,为了让泪放心,所以让你留下来了哦?”

“是、吗——真的有那么棘手吗?”

“不知道呢?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呐,海,万一——”

“你在担心什么啊?”

“抱歉抱歉☆稍微想到始了呢,好想和始并肩作战啊——什么的☆所以,万一我们一时敌不过对方,我就先逃回去了哦?”

“哈哈,隼,这样可不行啊?”

“呵呵呵,所以先和你打个招呼嘛☆”

 



◇◆◇

敌舰发现。

“看到了吗,海?”

“哇、好多!”

“加油哦☆”

话是这么说,敌舰,好弱。

“……轻易的就击沉了啊?”

“那我一个人的话是足够的呢。麻烦你啦,海☆”

“是、是。”

一定不只是这样的。但是啊,要怎样才能让海离开呢?现在还不是时候。

“隼大人。”设备里传出椿的声音,“来了。”

总算,要开始了吗——

“谢谢。”

“不,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

“那么我去了。如果和预计的情况一样的话再通知其他舰队。”

“好的。”

果然呢。

是不能马上和海说明的情况。原本在发现有敌舰时就应在对方有攻击倾向后马上进行反击,但这次来的敌舰似乎很不一般,所以采取了不同的行动。司令部那边能收集到有关时空之门的消息,一旦有东西从里面出来就会向那附近的舰队发送相关信息。这次的门距离相对较远,收到反馈的时候应该离门开启有相当一段时间了。有敌舰就出动,这是理所当然的。令隼他们警觉的是除此之外、在此之前的一些记录。

综合阳和椿提供的消息,时空之门在“他们”真正再次出现之前有多次记录,因为没有物体出现故而没有告知各舰队。从那时起就开始作汇总和推测。司令部本来准备发布预案了,但这边的门却打开了。

椿说,那边决定先观察一下,作一些补充后再下发预案。补充归补充,椿和隼开着通话作了探讨,都觉得要有大事了。特别是刚才的状况,非常微妙,对方一定有着大算盘。先一步把队员们叫回去了是明智的。

要把舰队所围的圆环缩小,压缩战斗范围,同时也便于支援。即便那样做也有着风险,但至少,那边能再做很多事吧。

这边的话……嘛。

“等等。”

“怎么了,隼大人?”

“把预案发了吧,然后把我们的讨论也总结一下,说不定有用呢。”

“是,我明白了。”

 



◆◇◆

还在防守吗……隼那边怎样了呢。

“始さん。”

“……什么。”

“到始さん的休息时间了。”

“我知道了。”始朝后边挥了挥手。

『收到公告及相关文件,请查看。』

“?”

从终端发出了提示。

虽然适应性已经到了不带终端也可以的程度,但出于种种原因——留念啊、实感啊、不会被突然弹出的光幕吓到啊——之类的,始会带着终端。

始看了一下公告和附件,隐约地开始有了不安的感觉。不过隼在前线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收到新的文件,请查看。』

……发的真快啊。

「收件人:睦月始大人

主题:关于“他们”状况的偷跑消息

附件:[音频]和隼大人的聊天记录」

……什么。还是只发给我的。……椿发来的啊。

…………好多,而且,好长。

音频分了好几份。

最后始一边听着一边睡觉去了。隼还真是没什么紧迫感的样子,语调很悠闲,谈话内容有大部分和刚才的文件重叠了。

隼……

从哪里开始,语气有点变了,从……哪里……

好困。

 

◇◆

“……始那边也是吗?”

“是的。但是没有其他状况。”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呢。……”

……隼。

迷迷糊糊地,听见自己的名字。

总有一种安心感……隼。

一个人不行的话,我会到你身边的。如果。但不行啊,隼很强。

隼……

 

◆◇

在哪里。

始从榻上坐起来,环顾四周确认了环境。没事,一切都好。始习惯性地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

……没有?

始掀开枕头,没有。或许是忘了拿出来?可能性不大。始在床上摸索了一番。

没有。

始整理好床褥,起身套好军服。始把披风披上,一边整理衣着一边往口袋摸索。

……也没有。

“小黑?”始开了房间的灯,回头看向缩在角落里的龟龙,“有拿我的戒指吗?”

小黑晃了晃脖子。

始有些焦虑,但又问了一遍。毕竟隼把戒指给他的第二天小黑就曾尝试把那枚戒指藏了起来,在始保证他不会戴之后小黑才把戒指拿出来。那时始还感叹“心兽也会嫉妒的吗”,小黑表示“别的心兽,不行。”

“隼就没关系?”

小黑摇头。始大概领会到心兽只会和心兽计较。

“小黑?”所以始要验证这个可能性。

小黑有点生气地低吼了一声。

那就真的没有了。

始倒抽一口气。

隼,隼。

还不能着急。但是会在哪里?

始在房间里上上下下找了一遍,真的没有。

糟糕了。

小黑在门外低吼了一声。始也无计可施,只好先走出房间。他看着小黑趴在地上,想把它抱到肩上。

“始。”

熟悉的声音。

“隼,抱歉——”始当即转过身,但是隼不在那里。

空无一人。

“隼?”

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始低头看了看,是戒指,像是隼给他的那枚。

是那枚,但只是在反光罢了。

始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把戒指拾起,放在掌心。本来会发出微光,但现在的光芒比起以往,似乎太弱了。

隼。

始把戒指攥紧了。

地上有一道血痕。

——?!

始抬起头,气息奄奄的白虎伏在地上。

Albion?

始走过去,白虎却像烟一般地消散了。

始跑了两步。是救护室,是隼,伤得很重。

隼的唇瓣一张一合。

在战舰里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隼!!”始半个人贴在玻璃上,看着里面的隼。

告诉我这是梦。

这是梦吧?

隼呼吸的幅度,让始想起刚才的白虎。

如果这是梦的话,就醒来看我一眼吧,隼。

重伤的隼皱了皱眉。没有睁眼,但在说着什么。

从口型上看,是始的名字。

始呼出一口气,低下头笑了笑。

已经知道了,是梦而已。

尽管如此,还是想让梦里的隼好好的啊。

是梦。救护室不会在这里,离始的休息室没有那么近,这是其一。其二,消散的白虎和突然出现的血痕,太突兀了。虽然有着血痕是不是忽视掉了的可能性……但拾起戒指前地上确实是干净的,这一点始是确定的。再说,即便隼受了这样的伤——他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第一舰队这边。而是,应该在帝国那边,或者附近的舰队那里。

既然是梦,那就快点醒来吧……就算是梦里的隼也不想让他痛苦啊。

始闭上眼,感觉到身处的一片黑暗。有谁牵上了自己的手,头抵在自己额头。

“那样的始,我最喜欢了。”

“嗯。”

回应着虚幻的话语,始没有睁开眼。

“真不愧是始呢。”

“是梦,对吧。”

“是的哦。”

“到这里来。”

互相拥抱着的人。

“始。”

“最重要的……”

“梦,已经到了醒来的时候了呢。”

 

◇◆

唔。

“始、始さん……”

始睁开眼,发现自己抱着葵。

“没事吧……?”葵看始愣愣的,担忧地问道。

始回过神,放开了葵。

“抱歉。我没事。”

“那真是太好了。”

“真好啊——我也想抱。葵,葵。”新。

始闻声往旁边看了看,五个人站在自己床边。

……搞什么。

“呀——始终于起床了。葵可是那样子被你抱了很久呢。”

“……春。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这也是没办法的呢。小黑刚才很焦急地跑出房间,一副看上去就是大事不妙的样子,所以我们就过来了。我们很体贴吧,王?”

“……”始有些头痛地看了看床边的龟龙,一边说,“不要叫我王。”

“啊哈哈……”葵笑了笑。

“真的有那么不妙吗?”

“那可真是非常不妙——!”恋。

“始さん很痛苦的样子,一边还伸出手往空中划来着!”接话的驱。

……那可真是失态了。

“然后葵就凑过去想看看始さん是不是发烧了还是什么的,结果啊——”新。

“结果就被抱住了呢……啊哈哈。”葵。

“是吗。”始。

恋:“超冷静!!不,超冷漠!!!”

春:“恋くん,这个时候不应该吐槽哟。”

于是迎来了突如其来的鸦雀无声。

“隼怎样了。”半晌,始打破沉默问道。

“啊……?”春茫然。

“隼那边,怎样了。”

大家面面相觑。

春发言:“隼那边的话,暂时还没有收到新的消息。你很在意呢?”

“你在意吗。”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哈哈……?”

始留春一个人尴尬,自己开始问休息时间结束了没。葵看了看时间:“还没有。”

“那么我继续休息。春,出去。”

被点名的春表示一脸问号。

“就我一个??”

恋:“真可怜啊。”

始:“恋也是。”

恋:“……”

葵勉强地笑了笑,说:“我们都出去吧。始さん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再找我们。”

“嗯,谢谢,葵。”

“那么我们走了。始さん好好休息吧。”

房内一下子空荡下来。

“啊……真难办啊。”春站在门外,看着那扇门低语。大家都散了,就剩他一个。

这也好,就不会知道我要在这里说个什么呢。

隼可不让我告诉你啊,始。

隼那边可是……到底怎样了呢。

那样说完之后,为什么忽然就失去了联系呢。

 



◇◆◇

“隼!!!!!!”

“我没……咳!……”

“不要硬撑!你不是说了要自己先逃的吗?!就算不是那样,现在你也应该撤了啊!”

“不行……海,我可是……第二舰队的……司令官……”

“先不要想那个,你不是还要回去和始并肩作战的吗?!……至少想一想始的事情!”

“呐……海……在这个国家面前……在这场战争面前……咳、呼……哈……。”

“隼!!”

“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有恋情呢……”

只会……带来痛苦。

而明明,从来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烦恼。

 

 

◆◇◆

我在……哪里。

意识很飘忽。……总该不会是死了吧。

“隼,稍微好点了吗?”

……海?

不是应该还在战斗着吗……我们。

隼猛地睁开眼,被灯光闪到,马上闭了回去。

海伸手给他挡着:“可以了。睁开吧。”

隼慢慢睁开眼。

喉咙很干,说不出话。隼尝试开口,但并不能发声,只是剧烈地咳嗽起来。

“水。能坐起来吗?”海取过桌上的杯子,又放下,“如果还不能习惯灯光就闭上眼,我帮你把床升起来。”

隼闭上眼。……床?是病床吗?怎么会在这里……

床一点一点升起,隼感到借着床能稍微坐起来了,虽然只是靠着。

海把水递过去,配合着隼给他喂了点水。

“……海。”

“隼,虽然说很了不起、很伟大、很有司令官的风范,但是受了这样的伤,这样的……!”

“海……”

“你的力量,削弱了吧?”

“——!”

“隼,这个你要解释一下。”

“到底……那之后怎样了?”

海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水杯。

“隼真是,永远都不好好听我说话啊。

“对方突袭的事你还记得吧?”

本以为已经打败的敌舰,忽然从后方进行攻击的事。

“嗯。”

就是因为那样,才会暂时失去操控,继而被敌方轮番攻击。

真的是……非常糟糕的记忆。

“真是强大到可怕的地步……居然能让你的战舰受到那样的损害。或许也和你的力量削弱了有关系。不过我在对付另一边的时候几乎完全吃不消……比起之前的那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真的是……非常危险啊。

“那时你忽然和我失去了联系,你的战舰也一动不动地好像当机了一样。隼,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出乎意料的,在你当机不久之后空出现了,马上把你给带走了。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在回收你的戒指时受到了轰击,也受了点伤。体积庞大的战舰的不便利之处,大概就在这里吧。过了一会儿志季到了我这边,把我也带走了,于是我们来到这里。

“回到了我们的帝国。”

……回来了啊。

隼静静地听着海说完,连个“嗯”都没应,仅和刚才那样的视线低垂,寻思着。

空……和志季吗。始没有过来,该不该庆幸一下呢。毕竟能使用门的人在舰队里也就只有四个人了。

那么说,在自己被撞晕之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啊……

……这个事情也不能不提呢。自然也就要先问问空那边的事了。

“海,你知道空是怎么受伤的吧?”

“啊?”

……看样子是不知道呢。

的确也是完全没有设想过的。

“很奇怪吧,明明是在战舰里啊……却会受伤。这样的事,我也没有想到过。

“超级迷你的战舰。

“被那样的战舰攻击了。”

还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东西……海疑惑:“超级迷你战舰?”

“是的哦,超级迷你,就这么大吧——痛。”

隼伸手比划了一番,还未痊愈的伤让他不得不停下手,但好歹是勉强比划了一下。

隼继续说道:“这样的战舰,在撞击我的战舰后,不久就出现了——出现在舰内。这样看来,应该是借着撞击出的空洞跑进来的。虽然很吃惊,但是不得不防守,然而习惯了战舰战之后手边的武器自然而然地就变少了,我只能跑开了啊……但是他们真的很快呢,要不是有Albion在的话……它,没事吧?”说着说着就问起了自己心兽的情况。

Albion在床脚低低地吼了一声。

“谢谢你,Albion。

“先是射击,后是撞击。在那时有几艘直接朝我冲了过来,实在是太快了,而且躲不过那么多,也是我昏迷的理由。估计空的伤也多半是他们造成的。

“让其他舰队注意这一点。我就先——休息了?”

“……”明明说着严肃的话题到最后居然用休息来结束吗……也确实是隼的风格。毕竟劳累了那么久,也受了那样的伤……还好没什么内伤。

海叹了口气,揉揉隼的头。

“辛苦你了,那你休息吧。”

“海——别摸了,痛。”

“啊,抱歉抱歉。”

看来是直接撞头的。……好凶狠啊敌舰。

 

 


 

tbc.


〈中〉〈下〉



……磨磨蹭蹭快到一万然而还没写完,先发一部分

点文地址在这里→,目前题三还没定,梗同会被我归到一起()←脑洞匮乏


-关于本篇-

*隼说的不一定都是真的哦

*HE.我是HE派的

*马上就有始隼亲亲了^q^←然而刚好截在了没有亲亲的地方。下次更新的时候连起来看可能会有迷之nice效果……可能

*我理解的帝国设定大概和大家(普遍)理解的有很大出入……到底是我脑回路的哪里出现了异变还是啥的……



以上,感谢阅读!以及预祝大家除夕快乐ww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