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始隼】地平线 〈中〉

※点文A

※月野帝国设定

※↑自我理解多

※略

※OOC可能

 〈上〉 ←

以下正文

 

 

 

 

◆◇◆

“啊,新的消息!”

“诶!我看看我看看。”

欢快和谐的年少组。明明看着这样的景象应该感到轻松愉快才对,但是怎么都放不下心来……从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

隼那边,还好吗。

“呜哇!”

“什!”

变成了突然沉默的年少组。

“……怎么了。”始淡淡地问了一句。

驱有点犹豫地,看看终端,看看始,看看终端,又看看始。

……什么。

始干脆自己拿出了终端。恋和驱争先恐后地扑过来:““不可以!!!””始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一边,两人扑了个空交叠在椅子上。

始看着他们俩,叹了口气:“什么啊……我看——”

什么。

恋和驱担忧地发出类似于“呜呜”的声音。

“我稍微回去一下。春,拜托你了。”

“诶?啊?”春不知所以,刚才还倚在墙上,被点到名差点整个人滑下去。春扶着墙站起来,赶在始走出门前赶紧问了句“你要去哪里”。

“帝国。”

“啊??”

“这里就拜托你了。”留下一个背影。

“啊???”

“春さん,这个。”由于被压着,身体动弹不得的驱举起了手中的终端朝春晃了晃,示意他看消息。

春于是拿出了终端。新的消息字数不少,但是让始马上跑回帝国的估计是这一句:

「……第二舰队受伤人员目前在帝国治疗中。……」

隼那边?应该不是隼吧。不过作为司令官也有在那边的可能性。

说起来,联系断了一回啊,那就不好说了……嗯?

……不是没有和他说过隼的消息吗?

 

 


◇◆◇ 

春骗了我。

再次醒来后的不久,我意识到这一点。为什么要骗我,我是理解的,所以就装作是不知道的样子吧。

但是春的话,应该也能猜到的吧。

……隼偷偷给我开了个专线的事情。

永远都显示着「可接」的专线。

忽然就多了个“不”字。

那时马上就意识到,有什么要发生了。但是隼的话,没关系,一定没事的,隼很强。抱着那样的想法并没有太过在意,顺带又重温了隼和椿的聊天记录。

于是注意到了,哪怕是和海在一起,在这时也会偏向于孤身作战的隼。

从记录上看,隼事先让其他成员离开了,后来提出让各舰队缩短防线。后面这一点,有人来汇报过。那么隼那边从数量上就会受到敌方压制,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还是前几天的事。

有谁受伤了。

虽然很抱歉,心里想着受伤的是海的话,之类的。

再说,在战舰里会受什么伤?梦里的事情终究只是梦里的。不过,还是去看看吧。

绝对要去的理由的话,一个就够了。

通过门,直接到达帝国的我,一边乱七八糟地想着,一边快步走在走道上。在走道上,我撞见了海。

“哟……始?”

也就是说——

 

心脏在跳动的感觉异常强烈。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要去了,我想你也不会听的吧。”

“隼怎么样。”

“虽然说没有大碍,但是看到那样子的话——等、始!”

顾不上听他说完就跑了起来。

现在就想——

“等等,始!这边!我带你去!”

……还是要冷静一点。

 

“快点。”

“不用担心的,始。”

“快点。”

“所以说不用担心——”

“快点。”

到了门口倒是担心起能不能进去的问题。

“……没事的,进去吧。”

倒抽一口气,迈步走进。

看见病床上缠着绷带的隼。

是不是该说和梦里的有几分相像呢。

“隼…!”

颤动的睫毛,微微睁开的眼。

“唔……始的……”

始走过去坐到了床上,低下头抵着隼的额头。

“始的……气息。痛、……始?”

隼总算是完全睁开了眼。

好近好近好近。

隼先想起的是脸红,始那边马上就是一个拥抱把隼给抱紧了。海在门口朝里面喊“始!冷静一点!!”

“始……痛!”

听到隼这一句,始总算是松开了手。

“为什么……在这里?”隼问道。

“因为你受伤了。”

“唔。……”

始到底是在回答,“为什么我在这里”,还是“为什么你在这里”呢?

但这一点是确定的。“始……你不应该在这里的。”

“隼。”没有直接接触,始把头抵在隼的旁边,“我必须在这里。”

“但是……战争还没有结束哦?”

“我知道。”

“大家都需要你的力量。”

“我知道。”

“始,快回去吧。”

“不要。”

“唔。”

被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始,比起我……”

“隼更重要。”

“……”

站在门口的海已经没眼看了,往近门的桌上放了点东西就悄悄地走开了。

“……始?”隼把手搭到始的背上,拍了两下。

“我在。”

“这样不行哦?……”隼觉得自己的语言机制已经废掉了。

特别是始还什么都不说。

虽然动起来有点痛,隼还是努力地往始那边凑了过去。察觉到这一点的始于是主动移了移,然后被隼抱住了。

“隼……有点痛吧?”

“没关系。比起那个,嗯……我受伤的事,想听吗?”

“那种事还是算了……”

“也是敌方情报之一哦?”

看来隼很想说。“说吧。”

“先来一个久别重逢的吻?”

“……”

也没怎样,来就来啊。

始把手撑在隼旁边,还没把隼压回床上,忽然想起好像有谁被忽略掉了。

始转过头朝门那边看了看。……啊,已经走了啊。

“始?”隼轻轻地笑起来,“害羞了?”

“为什么害羞的是我这边啊……”始把隼按回去,“别太掉以轻心了。”

隼半眯起眼。

先是舔舐。始的舌尖轻触着隼的下唇,一点一点地,从右渐往左移。隼微微张开嘴,把头仰了仰,环在始肩上的双臂慢慢收拢。于是随着隼仰头的动作,又或是有意而为之,始撑起一点往下挪了挪,开始亲吻隼的脖颈。

深色的衬衫没有换下,但解去了领带,松开了几颗扣子。在衬衫的对比之下,本就白净的隼的肌肤更显出一种不可名状的吸引力来。始一边朝隼的锁骨吻着一边利落地往下解开隼的衣扣,隼急忙把始的头给抱住了,好让他停下来。

“始、等…!”

“……好闷。”说着又舔了两下。

“!!始!不是那里!”

始抬头看着隼。

“想看一下伤口。”

隼憋起一口气又说不出话,沉默许久后只能嘀咕两句:“……还是不要看了吧……好好接吻啊……”

于是始给了隼一个吻。嘴对嘴的。

“突然之间……!”搞什么啊……还没说完就又被亲了。

果然我还是最喜欢始了,这种地方也是。

隼主动迎接着始的唇舌。啊啊,果然,很温暖呢。继续这样不加阻碍地,让他以这种形式触碰自己。但不是完全被动,也在好好地配合着他。舌尖与舌尖相互缠绕、撕磨。感觉到他在汲取,感觉到他在掠夺。一点一点地,哪怕是全部拿走也没有关系。呼吸混乱交错,大脑近乎空白,仅余一种被占有的快感。

“始……”隼几乎完全脱力,手只能勉强搭在始肩上,同时不像样地喘息着。

真是……谁比较想做啊。

“呐……始。”隼深吸一口气,说道,“告诉你吧,这些伤。”

是怎么来的,以及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嗯。你说吧。”

真的是亲亲就完事了呢。反而更让人心动了啊。

 

过于轻松的口吻所描述出的“事实”,在设想过后比起惊异更是胆战心惊。

 

“大概就是这样的呢。”

“……隼。”

始屏着气去触碰隼的额头。

隼浅笑着歪了歪头:“怎么了?这里……会有点痛哦?”

撞击。真的是由所谓的小型敌舰造成的话,实在是……啊……

如果是这样的结论,稍微想想,就不只是一点后怕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是心被揪紧、不敢呼吸的、压迫感、紧张感、恐惧感——到底具体是怎样的感觉?能确定的只有因隼还好好地活着的这一事实所带来的庆幸。

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上去拥抱的话会碰到伤口,始面朝下地躺倒到隼旁边。

“累了吗?始。”隼往另一边挪了挪,打算给始空出位置。

“不。不用动了。”始侧过脸,手搭到隼的脸上,“你啊,伤成这样还一副轻松的样子。”

“呵呵呵,还活着就已经足够了。呐,始,很快的哦。”隼停顿了一下,始不明所以地看过去。

“我很快就会到你的身边。所以来约定吧,始。”

“我相信你。”

“那么,作为约定的吻♡”

“……”又来吗。

始撑起身子坐起来,往床头又移了些。

“闭上眼。”

“始真是浪漫呢~”

“闭上。”

“是是~”隼听话地闭上。

始一手撑在枕头上,一手把隼的刘海撩了起来。没有太过明显的痕迹,只是有些紫青色,消去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遗留。

稍微放心了一点。始低头亲吻在隼的额上。

“……始…真狡猾呢。纯情得让人有些害羞啊。”

“狡猾的是隼吧。况且……”始抬起身子,笑了笑,“你也会害羞的吗。”

“有的哦?在面对始的时候。”

“有吗。”

“有哦。”

“真的?”

“真的!”

隼真可爱。

始感慨了半秒后压低了身子。隼没反应到这个转折,在嘴被堵上之际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唔嗯、嗯……”

Albion已经懒得反映自己主人的内心,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蹭在小黑旁边慵懒地摇起尾巴。

 


 

 ◆◇◆

“泪,来这边。……泪!你要去哪里?来这边!”

“想见隼……”

“啊真是的……比起去找隼,现在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吧?隼也是为了保护大家才让我们后退一些的。泪,不要担心,大概的计划他和我说过了,他也说过会回来和我们一起战斗,所以我们只要等他回来就好了。”

“阳……”

“是真的,真的真的,不对,我没有说过假话吧?”

“阳长期不在部队里,不知道。”

“……”这是开起玩笑了吗,该高兴还是该生气啊。

“但是,隼受伤了吧?”

“不要管那个消息了,说不定受伤的是海呢?”

“始去找他了。”

“???哪里来的消息,而且说不定受伤的是海呢?”

(另一边的海连打了两个喷嚏。)

“这个。”泪拿出了终端,终端上正显示着标题为“年少☆青春”的聊天记录。

……什么你们年少组还开了聊天室。

……什么,为什么突然说起始回帝国的事?

隔壁没敌袭的来添什么乱啊好好做准备去啊别聊天啊???

阳,夸张地微笑着看着泪手上的终端。

“别管他们。我们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阳,不像是在笑呢。”

“当然了我可想给那边的人送温暖了。”说着,阳的火蜥蜴配合地放出一道火光来。

“要冷静哦?”

“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冷静。”

“嗯。”

 

 


 ◇◆◇

始拨弄着隼的头发。

发丝一缕一缕地被撩起,随后从始的指间滑下。就这么个动作,始坐在隼床边做了很久。

就这样把玩着,始一边看着隼的脸,不禁感叹道:“……真是漂亮啊……。”整天在专线里说要来吻醒自己的人,长着这样的脸。

隼笑了一声:“……始。”

“……你没睡着啊。”始愣了愣。

隼睁开眼,笑意又多了几分:“始这样,我可睡不着哦?”

“快睡。”

“始来陪我?”

“那样会更睡不着吧?”

“因为这里没有始给我的抱枕,我才睡不着的☆”

“……你那么喜欢那个抱枕啊。”

“始给我的我都喜欢哦,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始☆”

“……好,我知道了。”

隼说的抱枕大概是他们还在院校的时候,始送给隼的第一份生日礼物。送抱枕也就只有那次了。当时两个人还不熟(始单方面认为),隼说着自己生日快到了始会送怎样的礼物呢~于是出于同学关系始给他送了一个抱枕。送抱枕的原因始自己想起来还要笑,“隼那么喜欢抱着我干脆送他一个抱枕吧”。那时候想的还是“有抱枕大概就不用整天跑过来抱着我了吧”。

结果变本加厉了。

 

当初谁又能想到自己会喜欢上这个人。

后来谁又能想到隼会伤成这样。

 

◇◆

以前,能力测评的时候,为了对每个人的实力作出更准确的评价,要求学员之间两两进行比试。在顶端的两人是始和隼,尖塔要在这两人之间择出。隼当时说不用比了,始更好一些。

“隼。”

“嗯?”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哟。”

“和我比试。”

“如果始这么说的话,那也没办法呢……要出全力吗?”

“那是当然的吧。”

“那就只好从命啦。始,请多指教哦。”

虽然隼在敏捷上略胜一筹,但体力还是比不过始的,防御也输了几分。加之魔法的释放需要时间,始不久就把隼放倒了。

“呼……和我想的一样呢。”隼躺在地上说。

始把隼拉起来,一边说:“抱歉。”

“唔呵呵?”隼笑着看着始,表示不知道始在为什么道歉。

刚才的隼很认真,和平时(始知道)的几乎完全不同,把始吸引住了。此前始眼里的隼,谈不上厌恶也说不上有太多的喜欢,只是觉得隼作为皇子也未免有些轻浮了,整天跑到自己身边搂搂抱抱、发表告白宣言。

……这家伙真的是皇子吗。

但是刚才隼的表现告诉他,即便是那样的隼,平时也是非常认真刻苦的。而且,很强。

隼的视线一直不在自己的脸上,似乎是游走在自己身上观察着自己的弱点,因此每一次进攻都是强有力的,始才第一次体会到全力防守是怎样困难的一件事。

始也发现,消耗战对隼来说很吃力。然而他把隼放倒的一个契机是他们之间的一次对视。虽然是无意之间的对视,那一刹隼却忽然慌了神。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细小的机会,还没等隼反应过来就把隼给放倒了。

隼的实力是不容置疑的。

但那样的隼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

“抱歉。”始说,“我好像一直对你抱有误会。”

“没关系哟。”隼似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就回复道,“强大而温柔。这样的始,一直都是我所喜欢着的。”

“……”

啪。

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

等隼反应过来的时候,始靠得很近,非常近,近到双眼不能对焦,而且嘴唇上感觉软软的。

连教官都懵了。

“睦、睦月君!”

“谢谢。”始对隼说。

始的脸移开了,隼脸通红地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始要走远了。

“始……!”

“什么?”

隼难得的支支吾吾,嗫嚅着,低下头,食指放在下唇上确认了触感。

“是……礼节吗?”

始在心里笑怎么皇子连礼节种类都记不好。

“是我对隼的喜欢。”

“……?!”

始说完,径直走到训练室外的教官身旁。

“老师,有什么问题吗?”

 


◆◇

“始?”

“什么?”

“你在发呆哦。”

“啊……想起以前的事了。”

“所以?”

“所以……什么?”

“现在,始要怎么让我睡着呢~要给我当抱枕吗?”

“……你现在只能平躺吧?”

“嗯嗯。”

“所以你要怎么抱。”

“啊呜……”

泄气的隼有点可爱,始揉了揉隼的头顶。

“握着你的手能睡着吗?”

隼点点头,又摇摇头。

“始不能一直在这里。”

“真的……睡不着?”

“嗯……已经习惯了嘛。”


 ◇◆

最后始回了一趟部队把自己的枕头拿过来了。

“啊——这这个是始的——!”隼抱紧了枕头,整张脸埋了进去,“嗅嗅。——好棒。”

……你是变态吗。始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对伤员还是不要太苛刻。

“这个,可以?”虽然有点明知故问的感觉。

“可以可以,非常可以☆”隼抱紧始的枕头不撒手,“呐呐始,这个,送给我,呐?”

……啊?“……不行。”

“诶——”

“那样我就没枕头能用……?已经习惯用这个了。”虽说配发的都是一样的,但抛开这一点不谈……就没有发胶的味道吗。

“bu bu——”隼嘟起嘴。本来努力保持着严肃表情的始一下子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那……把隼的给我?”

“成交!啊,始用着我的枕头的画面,啊始,啊……”

只是试着提出却马上被接受了。其实这人已经没事了吧??就受伤而言。

“你,没事吧?”

“托始的福,现在很精神哟!”

“那就快点回去。”

“ ”

 ◆

“说起来,这个。”

“什么?”隼看着始拿出一只戒指,歪了歪头,“啊,我给你的戒指啊。呵呵,怎么了?”

“不是。”

“?”

“你给我的在这里。”始从衣袋里又掏出一只,“刚才这个是放在桌上的。”

“啊……”隼心头一惊。

“还有志季的留言。”

隼不说话了。

“你……到底分了多少附属戒指出来?”

“……”隼低下头。

“是这个原因吧?”大概想到为什么受伤了。

“两个。”

“为什么要这样。”

“那是因为…!”隼激动起来,抬起头来看着始却一时没有再说下去。始咳了一声,语气变回柔和:“……抱歉。”

“不是……是我这边的错呢,始。只是想着,如果始戴上的时候我也戴着,就像是结婚戒……?”没有把话说完,隼看着始的脸色,似乎想从始的脸上征询一点意见。而始只是定定地看着隼。

所以,隼说不下去了。

“哈……”始伸手在隼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你是白痴吗?”

“……痛!”

“这个给我收回去。再不然就把我那只收回去。”

“那个不行……!”

“那么?”

“嗯……。我知道了。”

“那就睡吧。”

“……?”

“休息。康复。然后到我身边。”

“……!”隼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我爱你!!”

“快睡。”

“好的☆”

海在门口目睹疑似吵架并和好的全程表示一脸懵逼。

 ◇

“海?”

“是!…啊!”

“你还要站多久……”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看的。隼没事吧?”

“没事,很精神。等他好了再回去吧。你要留在这里的吧?”

“啊,说的是。”

“那么,我去你们部队那边吧。”

“啊?”

“你们那边战力不够吧?而且……我想看看。”

“?是吗。那就谢谢啦。”

海抬腿就要往里面走,被始叫住。

“等一下再进去。”

“?”

“我再待一会儿。”

“啊,好。我……出去?”

“是。”

“……好。”

海:我好怕啊。

 

 ◆◇

“隼。”

“……zz”

“睡着了吗……”始握住隼的手,又试着唤了两声。

“zzz……”

好的睡了。

哼……?也不是要做什么事情,但是偶尔的惊喜一类的,也不错吧?

“小黑,可以吧?”始回头问了问伏在地上的龟龙。

小黑没有表现出抗拒或是不满,那就是可以。

啊,糟糕,不小心就笑了起来……得收敛一点,不然就和隼那样没什么差别了。

隼。

这是,我的附属戒指哦……?收到会高兴吗?

像这样戴上的话,会怎样呢。

啊……另说吧。好了,现在要走了呢。要去看看啊……到底是怎样的敌舰呢?

把隼伤成这个样子。






tbc.




〈下〉




对不起我还是没磨蹭完[土下座]

下次更新是收尾+补充+可能乱七八糟的东西

↑时间未定orz关爱日产十字超慢速[我觉得现在已经爆肝特别是我还在打ichu一档

……放一下点文地址吧还是有个没有梗的题三呢→[我觉得真的是你写太慢然后被嫌弃了[诶

感谢阅读!!!!![呜哇——][←是感谢的泪水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