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始隼】Eosphoros

*ABO设定

*OOC可能

◆◇◆

空气中有一阵淡淡的甜味。

打开房门,始追寻着那阵似有若无的气息。甜味很淡,几乎要自然而然地完全融入空气中。在这阵似乎要比薄纱还虚无的香甜中,始分辨不出该往什么方向走。只是知道,自己这边的人目前还没有过这种气味,因此他犹豫着走向了公共房间。

啪嗒。打开门,进入视线的人,是隼。隼坐在沙发上,背倚在靠垫上,整个人慵懒地陷在沙发里。

“啊,始。”隼转过头,朝始笑了笑,“贵安。”

始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往隼那边走了过去。先前闻到的甜味在这里并没有变浓,但也没有变淡,只是如刚才那般似有若无地在房内萦绕着。

“隼?”始坐到沙发上,和隼并排,“你来这里做什么。”

隼从沙发上坐直起来,视线停在始的眼里。

“不知道呢?”隼歪了歪头。

“那算什么。”始笑起来,手抬起来搭到隼的头上,“隼,你——”

从发丝间滑落,稍稍抚上刘海,遮蔽了视线。想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没有说完,忽然始把隼按倒在沙发上。隼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睁大了眼看着始把手臂支在自己旁边,继而整个人伏下来。

“……始,好、好近。”隼说道。始的脸抽过来,鼻尖几乎要碰到,但就那样停住了。

“是你吧。”维持着难以对焦的距离,始说完这句话就没了下文。呼吸交汇,漫长的沉默后始终于又开了口,却只是叫了叫隼的名字。

“……什么?”隼轻声回应。

始拉开一点距离,看着隼。

“是你吧。这个。”

“什么?”

“气味。”

“气味……?”

在问什么白痴问题啊,我。除了隼以外,还能有谁呢。

始没有再说下去,头又低了低,距离缩短到嘴唇快要碰到。

如果,再稍微侧一侧头的话。

隼。

一个吻,却又不止是一个吻,好像还承载着太多的保证、约束,之类。隼安静得出奇,始的心里不免又忐忑起来。倒是说点什么啊,隼。

要这么做吗。

“始?”

隼的声音如同甘泉,透明,不带杂质。

“没事了,抱歉。”始坐回到沙发上,伸出手,把隼拉起来。

隼呵呵地笑起来:“没关系哦?如果是始的话,做什么都没关系呢。”

“我想抱你。”

几乎是马上就说了出来。

始凝视着隼。隼支吾了一会儿,半举着双手靠近始,手臂环到始的腰上,往始的背后搂过去。

“嗯……这样?”隼问他。

始搂住隼的腰,下巴抵在隼的肩上。

“这样。”

“——!”

隼发出吃痛的一声,想摸摸被咬的地方,始却不挪开。

“始……?”

舔舐着自己造出的伤口,始把隼抱紧了些。

很甜。

很想要。

 

◇◆◇

“隼,那个齿……伤痕,始怎么弄的啊?”

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海把手上的碟子放到隼的面前,因为站着所以完全忽视不了隼肩上的痕迹。

“啊……”隼抚上那道痕,稍微地触碰后放下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什么”。

“……”海就默默地站着,默默地看着他。

“没什么”什么的,这可不是什么可以简单略过的痕迹啊?

海摇摇头,一边走回灶台旁,一边说:“下次别弄在这么明显的地方。”

“呵呵,海,这可不是我能控制的哦?”

“那就让他控制一下。”海把自己的那份午餐端到桌上。

隼拿着勺子在手上转了两圈,支着脑袋看着海。许久,才说道:“始会做这样的事情,我可没有知道过呢。”

不,你要是知道过的话事情就更麻烦了吧。

海在心里想。

对象是始是能预测到的,也是能让人稍微放松的地方。只不过,对象是始的话,更有着不能放松的理由。这种提心吊胆和安心信赖完美结合的感觉,海真是一点儿也不想要。

海叹了口气,坐到隼的对面。

“小心点啊。”海说。

“呼呼~完全——不需要担心哦?”隼笑。

“他是——。隼,你知道的吧?”

“什么?”隼歪头。

海没好气地抓住隼受伤转着的勺子,往隼的额头上敲了敲。

“他可是Alpha啊?”

“呜——拿柄敲会痛的啊,海。”隼把勺子拿回来,“不过是这个方面,也不用担心的哦?”

“我可不只是担心你。隼,虽然事务所始明确禁止我们和别人有标记或被标记的关系,但那种事情还是会有的啊。”

“不会做的啦,海。”

“那你肩上的是什么?”海转回话题。

“只是咬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做哦?”

海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过,确实没有始的信息素的味道。

海敲敲桌子:“吃吧,要凉了。”

隼很配合:“那么,我开动了。”

 

◆◇◆

次日晨。

“哈啊——”隼打着哈欠从自己房里走出来,“唔、始?”

隼被出现在自己门外的走廊上的始吓了一跳,而对方只是若无其事地点点头并应了一声。

“隼。”

隼的困倦一扫而光。

“呵呵呵,始,这么早过来,找我?”隼反手把房门关上,向始走近了两步。

始却拉开了一小段距离,一边说:“为昨天的事向你道歉。”

“嗯?”

还没反应过来始要为什么而道歉,面前的始忽然向自己鞠躬,隼吓了一跳。

“唔、啊。”隼有点手足无措,这种礼仪居然被始用在这里。

“没、不对,始。没有道歉的必要?”隼顿了顿,说实话也不知道始为什么要道歉。

“不是说了吗?”隼看着对方,笑起来,“始的话……做什么都没关系哦?”

始很固执,摇了摇头:“隼,这在那之后。”

这?隼要记不起发生过什么了。是在说肩上的……?

始的目光停留在隼的肩上,似乎是证实了隼的猜想。始的眼中晦暗不明又似乎是要隐藏起一种别的什么……情感?欲望?

“始。”隼几乎要压到始的身上,“那么,用早安吻也可以哦?”

“早安……”始说到后面就没了声。

隼笑着搂到始的脖上:“是哦。我本来以为始要过来给我早安吻呢☆什么的。可以吗?”

“闭上眼。”始来了一句。

“嗯?呵呵,可以哦。”

不仅是闭上眼,隼还松开了始,好好地站了回去。

但始没有动作,只是深吸了一口气。

——比昨天要浓一点。

始凑近了,观察着隼的面容。隼很安静,一动不动的,有一种羔羊般的软糯。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忽视的是,空气中的甜香比昨天要浓一点。

很甜,很近,那么不如再靠近一些。

始挑起隼的下颌,凑过去的时候几乎要发抖。在唇快要相触的时候始抬眼看了看,隼的眼睫恰好翻动着。隼睁开了眼。

近在咫尺,甚至不足。隼吃惊地睁大了眼,始却忽地侧了侧头,嘴唇擦在隼的脸上。

“……”

始停留了两秒,随后推开了一步。隼摸着始刚才蹭过的地方,呵呵地笑起来。

“我还以为始要夺走我的唇呢。”

“真可惜呢。”隼轻松地说着,而对方的心里也在这样说着。

真可惜啊。

始看着笑得一脸天真的隼,无奈地跟着他笑了笑。

“先去吃早饭吧。”始说,“吃完后我送你。”

隼听了很高兴地点点头,转身就迈开步子,忽然又回过头把手伸向始。始还没走出一步,有些疑惑地看着停下脚步的隼。

“始,我们走吧!”隼笑容满面。

始被他突如其来得举动都笑,但自然而然地搭上了隼的手,并且自然而然地问:“牵着手过去?”

“嗯……”隼想了一段根本不像是在想的时间,“因为高兴?”

高兴,吗。是关于什么呢。

嘛,无所谓了。

 

◇◆◇

“始,始~”隼呼唤。

作为回应,始摸了摸隼的头。

“我好幸福!!!幸运!!!今天的幸运儿看起来要再加一个我了呢!”

坐在前排负责开车的月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悦城通过后视镜看着两人,“啊哈哈”地笑着。两位队长关系好他不是不知道,虽然也已经习惯了隼的吵吵闹闹,但每次看见这样的情景还是忍不住要感慨一下。作为感慨,月城选择“啊哈哈”。

“辛苦了。”始从后视镜里朝月城点头示意。

“啊,没什么的,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嘛。倒是始君,为什么和隼一起过去?你的工作不要紧吧?”

始今天的工作时间排得很紧,要是到了隼的工作地点再赶过去是很难赶上的。月城知道这点,而且知道始的工作地点其实是顺路的。不过,这样问的话就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了啊……!

“不、没什么,不用在意。”月城在后排的人开口之前赶紧补充道。

隼笑起来:“呵呵呵,只是小小的约定而已。那,始?而且也能顺路送你过去哦。”

没注意过顺路不顺路的始愣了愣,叹口气笑道:“那就变成你送我了啊。”

“只要和始在一起就可以了,谁送谁的问题就不要计较了☆”

始看着隼挽着自己手臂往自己肩上蹭,一边应着“好的好的”一边往隼那边挪了点。虽说不用计较,但上车之前忧虑的人是自己啊。黑月不在,所以由月城送隼到工作地点。知道后这边推辞着说不用了,被隼说着“不用担心”拉上了车,接着对起时间思考日程的自己,觉得可能赶不及并准备好说辞的自己,却忽然被告知如此消息的自己。隼,看起来像是在无端地取闹,像是在撒娇,像是只是为了留住自己,却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说要送人的可是自己啊。

“隼。”

“?”

隼从始的肩上抬起头,始凑过身子到隼的旁边。

“谢谢。”

耳边又轻微的触感。

隼条件反射地弹了起来,动作幅度大到让其安排的月城忍不住侧头往后排瞄了瞄。在月城眼里他们只是说了不过两秒的悄悄话,但从隼的反应看来又好像不止是这么一回事。

“……小心别撞到车顶哦?”月城说,“还有,快到了。”

隼低头不语,过了会儿也只是侧过头往车窗外面看。始应了一声,转过头看着隼。隼的头发并没有遮住耳朵,始因此注意到那里微微泛红。联系起他刚才弹起来的动作,始意识到他可能是碰到了。

始扑哧地笑了出来,隼惊疑地转过头去。

“始?”

“没什么。啊,对了,快到了?”

月城:“……到了。”一边停了车。

“……”始往窗外看了看,回过头问隼,“今晚,一起?”

“——!”

隼喜出望外,连连点头。

始笑了笑:“那今晚见。月城,麻烦你了。”

“好的,知道了。工作加油哦。”月城。

“嗯。”始下了车,隔着窗和隼挥手。车开远了,始才转身走进楼里。

车上的两人交谈起来。

先开口的始月城:“那个,隼君,你们要小心一点。”

“嗯?小心什么?”始不在了,隼瘫到一旁。

“就是那个,事务所的规定……”

“啊,那个吗,没关系没关系☆不是还有始嘛。”

“……”

月城沉默了一会儿体会了一下“不是还有始”的含义,竟觉得无言以对。

隼这时候问道:“说起来,大那边有困难吗?”

大那边?

月城记起来,才答到:“他那边确实还没行,似乎是很难买到,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会让我过来帮忙。你那边没关系吧?”

“嗯,我现在还好好的哦!”

“隼君不要勉强自己啊。”

“呵呵呵,有始在的话我一直都是精力满满哦☆”即使现在瘫在座位上。

“嘛……”月城顿了顿,“工作也请好好努力!”

“呵呵呵,毕竟始说了今晚会来找我,我可是干劲十足☆所以也辛苦你啦。”

月城应了一声,惯常回复着并不辛苦。今天的隼在始的陪伴下可是用不着自己多费心了啊。

但是这两人之间的纽带又似乎会把他们带到另一种境地,万一他们两个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那就不只是不得了了。

还是不要多想,选择信任与安心。

 

◆◇◆

始始始始始~♪

隼一边高兴地哼哼着,走在通道上。依照昨晚从奏那里要到的始的工作日程,始的工作结束得比他早,应该会过来等他。始会在哪里呢~?

啊,有了。

“隼。”

始从前面的一个转角出现,四处看了一下,看见隼便转过来招呼了一声,自己并不走过来。而他不自己走过来的原因始隼走得太快了,一下子就到了他的面前。

“始!”隼很自然地一个飞扑抱住了始。

始拍拍隼的背,轻轻笑道:“好的好的。走了?”

“嗯嗯!”隼放开始,变为挽住对方的手臂。

简直就是刚从幼儿园放学的小孩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只不过会变成拉着手吧。

“隼。”

“怎么了?”

“平时也这样吗?和组内的人。”始低头看着隼搭在自己臂上的手,问道。

“嗯?手挽手可是始限定哦!拥抱的话只能抱到泪和郁,阳始那种‘才不会抱!’,夜的话会被阳拦住。海的话总是会抢先一步做拍肩或者摸头的动作,然后就没有拥抱的气氛了呢。郁的话,他被抱住后会问‘这样就行了吧?’,泪则是反而不撒手呢。”隼说得很起劲,到最后还感叹了一句,“啊,果然年少组的大家比较可爱呢!”

始附和着笑起来,说:“是吗。但我们这边就不怎么抱,通常是只有驱和恋在抱。”

“也是呢。对了——。”

“?”

始看向欲言又止的隼。隼低垂着双睫,又抬眼向远处看去,轻笑两声,说了句“没什么”。

笑得和平时不同。

始把视线收回来,又多瞥了一眼。

啊,隼的耳尖红了。

始忍住笑意往另一边看了过去。隼是忽然间想到什么了?

“那个啊,始。”隼开口,“始昨天说过,想抱我,吧?”

“嗯。”是这个啊。始一边作出肯定的答复,一边回过头来观察隼的表情,隼连脸上都泛起红了。始拼命憋笑,嘴角却忍不住勾了起来。于是始抬手挡住嘴,并为这个动作咳了两下。但隼还是嗫嚅着没发出几个音,始便接着唤了隼一声。

“隼?”

“……那个,是我理解的意思?”

始微笑着问:“是说现在理解到的?”

“——!始!!”

隼这样叫了一声后松开始跑开了,走快了两步去按电梯。然而电梯刚好到了楼下,他想马上跳到电梯里也是不可能的。隼很沉默,或者说是内心激动得说不出话却又表现出淡然的样子,尽管从刚才的动作完全看不出他哪里淡然。

隼移了一步,对着梯门。不光滑的金属门上只能勉强映出两人的身形,隼就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上面的始。始已经跟了上来,站在隼后面。

“大概是那样吧,隼。”始没有刻意去拉近距离,“虽然有些受你影响的因素,但现在看来的话也没有后悔那样说的必要。要说的话,就是有点舍不——”

“我最喜欢始了!”

“…得。…隼?”

隼在始说完之前忽然转过身跳了一步踮起脚抱住了始,并且把头埋在始的肩窝里开始笑。

“隼?”

始半是无奈地抱住隼,随后感受到了来自肩上的压力。始下意识地把隼搂紧了些,接着就感受到了隼整个人的重量。

“……不要整个人附上来。”

“因为始说想抱☆”

“电梯到了。”

“就这样过去吧!”

“有摄像头。”

“啊呜。”隼一脸恋恋不舍地站到地上。

那是什么表情。始笑了出来:“以后还有机会?”

“今晚?”隼马上接话,并马上后悔,“啊,今晚不行,有点累了想休息呢。”

“是吗。”

“才不是‘是吗’,说一下别的什么啊,始。”

“工作辛苦了。”

“不是那个啦。始~”

“门要关了。”

“诶?啊…始!”

在这短短的“诶”和“啊”之间,始先是懒着隼的腰自己往前倾,同时伸手按开了电梯门,再往后退了一点并把隼抱起来走进了电梯。隼被放下来后惊魂未定道:“刚才那一下我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但是好帅!!!!!

“始!!再做一次!!”

“才不做。”始一边按好楼层,往隼的腰上掐了一下。

隼:“嗷呜。”始摸摸他的头。

不过好像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回避隼的问题。

嘛,是怎样呢?太直球的话隼估计就能直接从这里跑回宿舍了。而且逗一逗隼也蛮有意思的。

“隼。”

“什么?”

“电梯到了。”

“那么始,抱我出去☆”

始好笑地把隼拉了出去。

反正机会多得很?


tbc.

******

这个是序章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肉...还没写(跑去写点文了)

这个脑洞比较长……原稿A找不到后就写了这个,是全篇目的事件的根本原因

直接原因是原稿A,后来找到了……(沉默)这里是原稿B上的内容,两份的时间是不同的x

这篇慢慢来(看向隔壁的连载坑)(写连载会坑,不敢写orz)

地平线码了3k+还没写完,而且附带的小故事有点长←放弃今天更了

这周又冒出了新的脑洞……梳理完一看字能上万的那种……我大概是药丸

于是先把这个捞出来爽爽ww

以上,感谢阅读w

评论(2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