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始隼】地平线 〈下〉

※点文A

※月野帝国设定

※↑自我理解多

※略

※OOC可能

#点文感谢 @逆回镜 !

 〈上〉  〈中〉 ←

以下正文



◆◇◆

“始さん,现在在做什么呢……”驱。

“谁知道呢……”恋。

“嘛,不用担心的,他可是我们的king啊。”看着百无聊赖的后辈们,春安慰道。

恋翻了个身,趴在桃心君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春转过头去看了看他,恋又开口道:“话是那样说,春さん,你的战舰上真是什——么——都——没——有——啊——”

因为始曾回来把战舰变回去了,现在大家是在春的战舰里休息。

恋继续说道:“超~无聊的啊~!你看,新都睡着了!”

躺在小玉背上的新抗议:“我没有睡。”“诶你刚才不是还闭着眼的吗。”新重复一遍:“我没有睡。”

恋开口想说些什么,春无奈地摇摇头:“恋,你不喜欢的话也可以出去的哦?”

恋听了马上转过来:“不我要留在这里!请让我留在这里,春さん!”

春对他笑了笑,内心说着“并不知道你想搞什么”。不过恋这样子,大概也是想让气氛变得活跃一些的吧。真是我可靠的后辈。

可靠的后辈君整个脸埋到了桃心君背上,嘴里重复着:“啊~始さん,始さん!”春犹豫了一下,心想这是不是被隼传染了??说到隼的话,现在大概和始在一起吧。

再说到始,现在大概在和隼调情。

内心感受了两边气氛的鲜明对比,春没有说出这个可能是现状的事实。

不过,真的好闲啊……前几天上头说要全体进入备战状态,能搁置的事就全部搁置,但现在已经把搁置的事务和研究都完成了,实在是闲到没事干的成果。目前为止,“他们”没有再来,上面也没有新的指令下来。除了逗鸟之外,春也找不到其他事情做,也是因为偷偷做完了事务和研究,被上面锁了终端。现在春的终端只能单纯用于联络了呢。

春默默地掏出终端来看了几眼,终端的显示屏上忽然变成了一片橙色。春愣了愣,回头看向其他队员。

屏幕变成了红色。警报声从各个人的终端里响起。

新慵懒地伸了伸腰:“啊……有事做了。”

“大家,”春站起来,转过身。海白菜从椅背上飞到他的肩上。

“到甲板上准备。”

““是!!””

 

 

 ◇◆◇

“唔…嗯……”

搭在薄被上的手动了动。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边空握了左手,拇指往其他四指上扫去。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手上……手指上。又一种陌生的触感,似乎也是金属一类的,已经带上了体温所以并没有凉的感觉。

……嗯?

隼抬起手到眼前,不由得呆住了。

“唔?诶……?”

无名指上套了指环。对着灯光翻动左手,两道光芒一同闪耀。

第一次的,紫色的光芒。

一只小小的龟龙蜷伏在隼的身旁,见隼醒了便踱到隼的肩头,依偎在隼的身上。

……是真的呢。

隼把手收回来,搭在胸口,酝酿了一下感情。

深吸一口气。

“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把经过门口的海震到了。

海整个人激灵一下,推开门疑惑道:“隼?怎么——”还没说就被激动的隼打断。

隼挥着左手:“海!听我说!这个!这个哦这个,始给我的!始给我的啊啊啊啊啊——!”

“是是!总而言之,你先冷静一点?”海捂着耳朵走到隼旁边,才好歹看清是什么东西让隼如此激动。

……你们真会玩。

“怎么样怎么样?”隼举着手给海看,一脸的期待。海沉默一阵,叹了口气。

“…祝福你们?…不错?嘛。始的话,他现在到我们部队那边支援了。”

“始?”脸上还激动着,隼的语气稍微平复下来,“那么海,你也回去吧?”

海摆摆手:“不不,我要去春那边。啊我是说,去北面,那边没有始的话战力也不太够,我去那边帮忙。”

“是吗。那我也过去?”

“北面?”海问道,隼点点头。“你身体还没好吧?先再休息一阵,好点了也不用过来。”

“嗯??”

感觉自己被放置,隼刚才的劲退了两分。海补充道:“你不是说要和始并肩作战吗?你要是感觉没事了就回我们部队吧,泪也应该想见你了。”

“哦——!真是贴心呢,海!我没事了,我现在就可以回去!”隼说着就要坐起来,被海借着给被子的动作按了回去。

“不,你休息,现在先休息!你这样子回去泪会更担心的,始也一定不会同意。隼,冷静!!”

“海~?我现在可是非常、非~常的冷静哦?”

隼微笑着看着海。

海稍一侧头看见床上拼命扑翅膀的小龟龙,一边又感受着由Albion带来的地面震动,表情冷静地把床旁已剥好的蜜柑塞到了隼的嘴里。隼含着蜜柑,唔唔嗯嗯一阵表示“我不吃”。

为什么忽然吃蜜柑啦。

海:“他剥的。”

隼马上就把蜜柑吃完。

“总而言之,你现在必须在这里,至少待三天才能回去。”

隼提出缩减:“一天怎样?”

“三天。”

“一天!”

“三天。”

“海~”隼缩到被子里嘀咕,“我现在就想过去呢。”

Albion凑到海的脚边,蹭着他的腿。虽然不是没有被这类大型心兽蹭过,自己的心兽也是狮子型的,但这样子还是会让人多少有些动摇。

“两天。”

“诶——”

“两天!真是的,不会再减了啊?魔王大人也为自己的子民想想怎么样?那边那位要是生气了,我可不会插手哦?”

“喔……”想想始生气的样子,感觉很有趣,不过还是算了吧。

“走的时候带上这个。”海敲敲床头柜子的柜面,示意那上面放着的终端,“不要勉强自己。”

隼拉长了声音应:“好——”

海安心地出了门。

不过,我可不会就这样在这里待两天哦?隼心想。这时隼的面前弹出一个光幕,随后显出与其中内容等大的影像来。

隼马上坐直了。

“啊,隼。”声音也同步过来,“还好吗?”

“始——!”隼激动地要扑过去抱住影像里的人,隼床上的小龟龙跳到了隼怀里,没让他抱空。“很好哦!非常好!”

“是吗。那就好。”始顿了一下,说,“要好好休息,别跑过来啊?”

“唔,始,我现在就想过去找你啊。”隼带着一点小委屈,把脸埋到小龟龙的翅膀后。始在屏幕对面笑起来。

“这一点的话,我们是一样的。”

隼把脸抬起一点。还没等他接话,忽然出现了另一个声音。

“始,和隼调情很熟练呢。”

“?”隼歪了歪头。

“是泪啊。”始转过头,朝旁边招呼一下,“过来吧。”

于是泪也出现在光幕上。

“呀,泪。”隼从小龟龙背后探出头,打了个招呼。虽然要和始说的话还没说完,但那个先搁置一下吧。

泪嘘寒问暖。隼笑着答复他,一切安好。泪松了一大口气,样子却像是快要紧张得哭出来。

“太好了。”泪说。

始拍拍他的头,泪朝始道谢后就和隼道别了。始看着泪远去,回过头和隼感叹:“你们关系真好啊。在你们部队,大家就像是一家人。”

“呵呵呵,始,你们那边不也是差不多吗?”

始笑着摇摇头:“我们的后辈有点闹啊,不过也不错,算是各有优点吧?”

“是呢。而且,始,”隼一边搂紧怀里的龟龙,举起左手,“我们也是一家人了呢?”

“嗯。”始也举起左手,然后把手套脱了下来。猫儿大小的白虎跳入画面,趴在始的肩头。“是啊。”始往自己的手上看去。

隼看着始手上戴的那只他送的指环,笑得满足,但又扑哧一下笑得更厉害了。

“小黑没生气?”隼问。

“气着呢?叫它也不应了,成天瞪着它。”始摸了摸趴在自己肩上的后者,小黑在旁边吼了一声。

隼笑着把脸埋到小龟龙身上,身子一抖一抖。

“隼。”始唤他。

“嗯?”

“我等你。”

“现在?”

“现在不行吧,隼,好好休息。”

“好的始。那,我也不打扰你工作了哦……?”

始笑笑:“都在待机,也没什么事。隼希望的话,随时可以联系。”

“好☆始。”隼说完,对着光幕来了个飞吻,“那么再见哦?”始自己笑了一下,回了一个过来,然后结束通话。

隼捂住心口。

“啊……暴击。”

 

时间,快点过去吧。

 

◆◇◆

离约定的两天还有九个小时的时候,收到了敌袭报告。

隼拿起满屏红色的呜哇呜哇叫的终端,忧愁地把警报关掉了。……但是没用呢这个是强制的。

“啊……还要叫多久啊,不是我以前设置的提示音呢?”

隼无奈地把终端搁回去。

现在就想回去啊。

这样想着,隼却接通了和椿的通话。

“椿酱~?”

椿默默应声:“…隼大人。”过了会儿补了一句:“近来安好?”

毕竟这是打听敌情的快捷通道呢?

“谢谢,我已经没事了哦。”隼眨眨眼,“对了,有个东西想给你看一下。”

“什么?”

隼得意地把手上的戒指亮出:“看~!就是这个哦!”

隔着屏幕看到隼的手上紫光闪闪,椿把准备报告的内容都给咽了回去。恰好来找椿的丽奈本来听到隼的声音时便好奇地凑了过来,看到隼的手上禁不住大叫一声。

“啊,丽奈,贵安~”隼波澜不惊地打招呼。

对面的两人已经面面相觑到无话可说。

“……椿。椿,椿!!我的丽奈号被打掉了!!”最后丽奈选择对椿说出了原来打算说的话。椿听了,很冷静地点点头,然后给隼报告:

“隼大人,我们这边的无人侦查舰和探测器大部分都被攻击了。”

“哦哦。”隼应道,“你们用自己名字命名的那些?”

椿点头:“事实上目前只有丽奈那台没有幸免于难。不过其他的估计也不能撑多久了。”

丽奈“唔呃”一下,表情复杂地小跑开了。隼笑笑,问起来敌。

“只攻击了我们探测用的那些,目前还没到达其他部队的所在领域。不过从数据上看,迫近西面比较快,那边的探测器最先失去联系。”

“谢谢你呢,椿。”隼说完就把通话断了,留下还没回应完的椿。

“椿?”丽奈回来在椿的眼前晃晃手,椿没反应。

“隼大人……”椿低沉着声音,“隼他,真是非常厉害呢。”椿站起来。

“……诶?椿、去哪里?不可以离开这里啊?”

“这个我要面对面报告。”

 

 

 ◇◆◇

“始~”

“隼?”

“在哪里?”

“郁的战舰上。你要过来了吗?”

“嗯嗯☆等着接我吧?让他们把门开一下。”

“好。”

 

 

 ◆◇◆

时空之门,只能在战舰外开启。要是能在里面开启,就不得了了呢。

虽然隼也幻想过直接通过门出现在始的身后给他惊喜,不过换作敌舰来通过门的话,就非常危险了。在舰外通过门需要舰内的人开舰门接应,但也可以用普通的方法把战舰落在母舰上,从甲板进来。

隼回到部队的第一件事。

“始——!”

冲着始过去。

“隼さん,欢——”

导致开门的郁被快速点头问候后就被无视了。

郁有一份心痛:“……隼さん,迫不及待地就!”“嘛……把门关上吧?”泪拍拍他的肩。

隼这边就已经到了始的位置,也因为郁的战舰没有传说级的那么大。

“始——!”

隼大步朝始走过去,抱在始的脖子上。始自然地回抱。

“隼,欢迎回唔”

…魔王大人总是不让人把话好好说完,这次是亲上了。

站在他们不远处的阳目瞪口呆,一时想不起吐槽,只是抬起手把夜的眼睛遮住了。夜对此毫不知情,疑惑地把阳的手拉下来。夜的角度只能看到两人抱在一起。

抱着隼的始任由隼亲吻他。不过亲一下就够了吧?于是两秒过后始把隼放开了,也顺便结束亲吻,准备谈正事。

“sh——”

然而对方根本就不想结束,抱紧了扑上来继续亲。这回走近了两步的夜看到了,愣在原地犹豫不决,低下头混乱地思考。“……夜。”阳默默地把他拉开。

隼的亲吻不只是单纯的蜻蜓点水,逐渐地,多少带上了情欲的影子。这样的话,不掌握主动权就无法结束。向来这个主动权是在始的手里,但也只是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再说,有其他人在场时始通常是不会主动和隼亲昵的。…看准这一点吗?

但都是差个证就能变成夫夫的人了,没什么可忌讳的。

始反压回去,一手插在隼的发间,又迈了半步,在隼倾倒之前搂过他的腰。

隼的军帽掉到了地上。

“唔、嗯……哈……”

“……隼。”始和他分开,“稍微,适可而止吧?”

“……呼,哼哼?”

隼脸上没有一丝羞赧,倒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始半是无奈地把隼拉回来、让他站好,然后给他捡起军帽。

“谢谢☆”隼接过帽子,眨眨眼。

“…你啊。”始敲敲隼的额头,“别闹了。”

一边的阳终于忍不住开口:“虽然这句话来得有点迟但还是感谢您制止他!好了隼,快去工作。”

“啊~不想工作。”隼窝到始怀里。

“隼さん。”夜不知为何被都笑了,“要好好工作啦。我和阳要走了,现在。那么稍后见?”

隼放心地摆摆手:“去吧去吧~”

阳无奈道:“真是的……有了始さん就完全不管我们了啊。始さん请一定要好好管管他!我们走了。”说完就拉着夜头也不回地走了。始看着他们的背影,转回来问隼:

“平时也是这样?”

“嗯?是怎样呢?”隼又抱紧到始身上,“怎样都好~”

“……快下来。”

隼笑嘻嘻:“不用感到难为情哦?始也不抗拒的吧?”

“话是那样说,你,快下来。”

“哼哼~难得的独处时间,我可不会放过呢?”

“…抱歉,隼さん。”战舰的主人出现在他俩旁边,“……我们还在?”

他身旁的泪点点头:“嗯。”又对始说:“这个时候,有一种母亲的感觉呢。”

“……”始呛了一下,推了推隼,隼总算识相地放开了,转而去抱泪。

“好久不见,泪。”抱紧。

“隼。”抱紧。

“…隼,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始。

泪转过头:“始,吃醋了吗?”

隼:“呼呼,吃醋了呢?”

始:“…没有。”

郁:这两个,好强。

 

 



 ◇◆◇

“始?”

“隼,别待在甲板上。”

“想着‘这样说不定能见到始’,成功了呢?”

“这样危险的事,还是不要做了。”始从隼的身后抱住他,左手覆着左手,“别受不必要的伤,走吧。”

“呵呵,被始抱着,不想动呢?”

始在他耳边笑道:“我也不想动啊。

“不过,把要做的事先做了吧。”

让心兽们去战斗。

依隼的回想,心兽也能对敌舰造成伤害。于是始提出让心兽参与战斗,隼同意了。

尽管还是有些顾虑。“那么…Albion?”

始握住隼的手:“小黑。”

应声而起。

龟龙展翅而飞,白虎从甲板跳离。由附属指环而生的小心兽回到主体之中,青龙与白虎的躯体开始变大。隼仰起头,注视许久。

“可不会太容易呢…?始。那边的数量很多,别太放松哦。”

“太放松的人是你吧,隼。”

隼笑笑:“谁知道呢?我可是很认真的呢。虽然赶不上对始的程度,嘛?”

“……隼。”始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呼出,“…开始吧。”

让这场战斗开始,让来敌结束在这个地方。

使命也好,宿命也罢。即使战争没有明确的节点,并肩作战的当下已足以让心脏焕发长时未有的活力。

是为了帝国,更是为了此刻身旁之人。

 

 ◆◇

“隼。”

“嗯?”

“这场战争,不会轻易结束吧。”

“是呢?”

“如果结束了的话,我们要怎么办呢。”

隼转过身抱住始:“那就先休息一下☆我不喜欢战斗呢?”

始笑了一下。这或许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又或许是那个答案到来之前所必要的。

因战争所联结的两人,所追求的到底是——

“始,看那边。”隼松开始,朝远方指了指,那边是不可计数的光点。

“不止这边有哦。”隼说,“虽然是敌舰,但这样看挺不错的吧?我一直都想和始一起看呢,一点点的浪漫?”

始顺着那边看去,明晰却又模糊的,如同星空。有界限但不能到达的,未知的彼方。

还没有全部知晓,那就这样继续吧。

“隼。”

如同下定决心的呼唤。仅此便可以传达而收到回应。

“始。

“我也不会结束的呢?”

 

只会止于瞬间。




fin.



(我觉得忽然迷之意识流)

就这样结束啦……不对还有番外,番外的内容和全篇是联系着的哦(但是没写完所以先不打tag...)

番外预定有三篇呢,简短地

在我码文的这段时间让我思考一下番外是一篇篇放这里还是放完简书留下链接orz

(时间不够了先打个tag下周全部扔出来吧orz)

以上,对于胡言乱语和这篇文章的阅读,表示感谢!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