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

单纯的脑内小故事复述者。
感谢来访&关注
围观日常抽风→1031440074←欢迎找我玩儿
(´▽`ʃƪ)↑(QQonly)
💜始隼❄️ 🌙三日鹤(淡坑)
拒绝任何形式的始受和爷受
【head by千城酥(lof@木糖果仁酥)】
【封面图by 瑾琇(lof@瑾琇)】

©九十栗
Powered by LOFTER

【始隼】Sweetie!

*OOC可能

*→月para内

以下正文

================

某一只月兔的话:

    在live中得到了始桑的FC卡!要拿给隼桑吗?

    这样想着,来到了隼桑的房间。但还没等我拿出FC卡,隼桑扔下了手中的哑铃,逃似的跑出了房间。

    啊、啊咧?

    啊,隼桑去找始桑吃甜甜圈了呢,那么就不打扰他们了(´∀`)


 

 

 

***

“唔。”隼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小月兔刚才好像要找我呢。”

始抬眼看一下隼,咬着手里的甜甜圈。

“始,要试试这个吗?”隼把自己手上的甜甜圈拿到始的嘴边。相比起始正吃着的那一个,隼拿着的甜甜圈只是覆着了不同颜色的巧克力而已。始微微低头,往隼的甜甜圈上咬了一口,顺手把自己的甜甜圈递给了隼。隼笑了笑,开心地往始的甜甜圈上咬了一小口。

“始的有点苦呢。”

“你的倒是很甜……我不讨厌。”

“是吗。”隼说,说着坐到了始旁边,又似乎觉得不妥而跪了起来。隼把装甜甜圈的纸袋搁在近旁的矮桌上,始看着他跨坐到自己腿上。

“怎么了?”始不为所动,咬了一口甜甜圈。隼的举动好似已太过普通,或是已被习惯。

隼拿起纸袋,把甜甜圈从袋中推出,说:“始不讨厌的话,可以把我的份也吃掉哦?”接着把甜甜圈从纸袋中叼出,甜甜圈上的巧克力掉下些许。目光追随着掉落的碎屑,始做了个深呼吸。

“别吃甜甜圈了。”始把隼搂近一些,“……我想吃你。”

 

 

 

***

“始……怎么样?”

始握着隼的手,轻轻啮噬在隼的手臂,皮肤上的感觉温暖湿润,啮噬着隼的心。

“嗯。”始抬起头,“最近有在好好锻炼啊。”

隼笑起来,手臂也微微抖动。“我可是一直都有锻炼的哦。”

始把隼的手翻过来,低头亲吻隼的手心。隼的手指弯起,抚着始的脸。

“始,好痒。”

“…那就到此为止吧。”始把跨在他腿上的隼拉近,“你的下午茶时间,也快要结束了?”

隼笑了笑,上扬的尾音收在和始的亲吻之中。始搂着隼的肩,一手触在隼的胸前。

“还没有哦。”

身上的衣物是数年前的那一套,有几分怀念的感觉。在这月之寮里衣物的替换由月兔决定,衣着上的不确定性对居住在此的大家来说也成了一种趣味。此时两人都穿着出道时期的演出服,难以避免地感受到一种青涩陌生,却是会使人怀念的感觉。

但始忍不住要小小地抱怨一句:“衣领……好低。”

说的是隼,隼倒不大在意,笑着说“这不是挺方便的吗”。

“来,始,解开吧。我们的下午茶时间,月兔是看不见的哦。”

“…我并不担心那里。”始贴近隼的脖子,“只是这样多少会让别人看见。”

痕迹。

“是吗。”隼轻声说完,眯起眼睛。始为隼褪去衣衫,从肩膀到手臂。指尖传来隼偏低的体温,舒适的温度让始想要尽力地拥抱,但单刀直入也太失趣味了。始只是一点一点地亲吻在隼的肌肤上,留下微红的印迹,印迹却又淡得似乎失去了感情。隼则显得过于悠闲,抚摸着始的头发,又玩弄始的耳钉。其中一枚耳饰的坠子摇缀着一只紫蝶,被隼挑在指尖把玩。这边把玩着,一边又把始衣物上的束缚给尽数抽离了。

“隼。”

皮带被解开,隼会意地跪起。褪到一半,隼忽然说:“不脱了吧?”

“弄脏还是弄皱都不好。”

“穿回去很费时间哦。”

“……”始想了想,说,“你按一下旁边那个暂停。”

“唔。”

“这是和你的魔法有关的的世界吧?”

“…不愧是始!!维持着吃甜甜圈的表象做什么都可以呢!!”隼打了个响指,对着始笑,“好了哦☆”

“你的魔法还真是便利啊。”

“嗯,但是对衣服就没什么作用了呢。”隼搂在始的肩上,“那么,继续吧?还是说‘请您慢慢享用’?”

始笑。“我开动了。”

可明明说了“弄脏还是弄皱都不好”,一丝不挂的却只有隼一人。隼被放倒在矮桌上,他抽下始腰间的扇子,好让自己把腿盘上去,一边用扇子挑起始的下巴。

“还没好。”始说。隼说“我知道”,又拿扇子去撩始的头发。“但是始,你就不怕自己的衣服变脏变皱?”

“嗯?”始自己抬头了,“要被弄脏的是你吧。”

“……始。”这句话有点冲击性,但隼要否定,“不脏哦?”

“不脏吗。”

“否则我在渴求的是什么?”隼补一句,“当然也不只是物质上的。”

“…吗。”略去了什么。始撑一下身子回到隼的上方,压下来问:“…说来,用手已经没感觉了?”

“嗯?有感觉的哦?”

“看起来不像。”

“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始需要的话,就算不在做也可以让你感受到哦?”

“……那就不必了。”不过,有隐藏的必要吗?隼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我只是在等着你,仅此而已。精力要留在后面,对吧?”

“不对。”否定,始轻笑一声抵上去,“放在现在吧?”

隼不惊讶,仰起头:“那就来吧。”

于是一点点挤入,交换着绵长的吻并相互爱抚。矮桌并不太宽,始要按着隼以免他滑下去。隼提出到床上,但被“只是下午茶”驳回了。那么床上那些算是正餐了?门后和墙边那些算是夜宵吗。若不是房间到走廊有着两扇门,会有人被吓到吧?这样想着便笑起来,被警告般地咬了咬耳朵。

“你还真是悠闲。”

“毕竟是下午茶?”隼笑,“要好好享受啊。”

对方却不想要细细品味,把隼抱起一点翻了过去。膝盖撞到坐垫上,隼支着手臂抓住桌沿,因体内的搅动喘了一声。

“太过悠闲的话,对你也不好。”始凑上来说,“你喜欢这样吧?”

“始怎样我都喜欢。”

是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每次都是不减的煽情。如果说这张矮桌是有耐久度的道具的话,这会儿就该散架了。过于露骨的声音渐不显得突兀,韵调如歌。这歌声又忽被阻断,变得含糊。“嗯…?”隼的头侧过一点,始的指从他口中滑出。

“所以说……不用担心哦?”夹着喘息声,隼断断续续道,“为了能够好好呼唤你……我可是非常……非常爱护自己的嗓子的……?”

“你每次都是这样……”

“始也是……这种温柔,我很喜欢哦?”隼笑,“下面就不用这么温柔了?”

“…别把那当成我。”只是为了让隼能好好说话才放缓了一些,怎又把这也加入话题。隼边笑边说“那也是你的一部分吧”,笑声极具诱惑力。再粗暴一点也未尝不可。

一手扫开隼支在桌上的手肘,始将隼压向桌面又捞起隼的腰。隼侧着脸贴在桌上,摸索着去扣始的手。始和他扣紧了,另一边往下给予慰藉。受着始的前后夹击,隼仅有的一点自如也快要消失殆尽。不是不能被控制,只是沉溺其中不做他想会让自己失去方向。但事到如今,还想要去往哪里?收起残存的自如,随着快感的洪流让身心都激荡,隐约听到对方的呼唤。

“…隼。”这声呼唤从隼的耳边远去,始亲吻起隼的背脊。说好只是下午茶却似乎有要吃干抹净的打算,是不是太狡猾了?隼不住地颤抖,呼吸变得急促。

“始…已经快要……”“我也……”“啊啊…再、快一、嗯!…始、快要……”“嗯……”低声应着,感到隼下身一紧,将要抽离却被隼猛地拽住手,隼又往桌上一撑顶了上来。于是另一手感觉到隼的温热的同时,不得不释放在隼的体内了。

“……隼。”“啊……我忘了。”隼脱力地趴到桌上,始慢慢退出。隼有些困难地原地翻了个身:“桌面……好硬啊。”

“嗯?”始抽了几张纸巾给自己擦了一下,把地上的也给清理了。隼无力地抬手在自己胸前打转:“压到了…痛……”

“…给你揉揉?”“不、不是,也不是……真的??”始看着隼的表情变来变去,不由得笑起来,随手揉了揉隼的脸。“那现在怎么办?”始问。隼摇了摇头,最后脸朝房门停了下来。

就只能去洗个澡了啊。

“始…说好只是下午茶的?”

“我确实是下午茶啊。”始说。也的确是那样,现在显得有些狼狈的只是隼。始顺手就拿起刚才放地上的纸袋,推出甜甜圈继续吃了起来。

“??…始~~~”隼叫唤。

“怎么,你不去洗澡?”

“抱我去——”隼撒娇。

“自己去。”始说。

“……始好无情。”隼鼓着脸拿纸巾过来擦桌子,“但是我喜欢!!那么,请给我下午茶感想♪”

“嗯?…很甜。”

“…就这样?”

“很美味,我很喜欢。”

“…嗯。”隼满意地点点头,凑过来咬一口甜甜圈,走了。

既然隼不在,那个暂停的魔法或许就被动地解除了,尽管他还在自己房间。…浴室的话是看不到的,下次去浴室?不过,两个人都不见了,会吓到月兔吧?隼毕竟是不可思议的,他不在了应该不会吓到月兔。始放下甜甜圈,给隼叠好衣服,找了个袋子装好,挂到浴室的门把上。

“要是我抱你过来,就真的不只是下午茶了。”

“…嗯?始?”

……自言自语被听到了。应该没有听清?始大声回复:“衣服挂门把上了,快点洗完出来吃你的甜甜圈。”

隼笑着应好。

 

 

 

月兔:

    …今天好像出了什么bug,隼桑突然不见了!留下始桑一个人吃甜甜圈……后来他们又一起吃了!!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今天从下午吃到了晚上哦?!是太久没一起聊天了吗?过两天让他们一起去一趟植物园吧。

fin.

======

(屯了13个月(。))
开头部分的“月兔的话”是真实的故事……🆗🎆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