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

单纯的脑内小故事复述者。
感谢来访&关注
围观日常抽风→1031440074←设置了允许任何人所以请加完打个招呼!(´▽`ʃƪ)(QQonly)
💜始隼❄️ 🌙三日鹤(淡坑)
拒绝任何形式的始受和爷受
【head by瑾琇】
【封面图by 瓜】

©九十栗
Powered by LOFTER

【始隼】poppy

*OOC可能

*有点啰嗦

以下正文

================

霜月隼要出一本写真集。

此消息一出,整个月之寮的住民蜂拥而至,都到Procella的共有室要找隼看样本。隼笑着把大家请出了共有室:“虽然消息出了,但还没有拿到,请再等等哦?以后再来看吧?”写真集是只有隼的写真集。不过,始原本也要出镜的,只是拍摄当日遇到点急事,就只有隼去拍了。

那天拍完后,隼问起始的部分怎么办,“特别是我们一起的部分”。先被回复说“另外再安排”,后来被回复“暂时不拍了”,说是要先把隼的部分做出来看看反响。于是霜月隼就像被霜打了一样蔫了好几天。

然后轻易地被始一个摸头给治好了。

如果说是“和始一起出写真集”的消息,或许还不会引来这么多的人。毕竟大家也不是没拍过写真,只不过以往都是一个两个组合去拍或者好几人一起拍个小特辑。隼一个人出一本成了先锋模范,所以才被大家兴奋地围观,顺带着取经的意思。

但虽说没拿到样本,隼回头就给始发了几十个文件。

始:?

隼:是写真哦☆

始:噢

始:…压力好大。

拿到一部分预览的隼悄咪咪地把文件发给了始,结果就是晚上被对方喊到房间。一边开门,隼看见始手上把玩着一枝玫瑰。“给我的?”隼问。

“不是。”始即答,并把门关好,“这是你上次给我的。你想要的话,另外再买给你。”

隼笑。

“因为一时只有这个……能把花瓣摘下来?”始问着,看向隼。

“……嗯?已经是始的了,请随意?”隼坐到椅子上,手搭着椅背,“叫我来…是为了这个?”

“嘛…也可以这么说。”始把手里攒的花瓣撒到床上,又抽了几枝玫瑰,直奔主题,“我很有兴趣……你的那些写真。”

“…怎么拍的?”隼看着床上的花瓣问。

“不……怎么说。”再抽了一枝玫瑰到手中,始转着它的茎把花凑到鼻尖,“你说是‘花的主题’,还是‘红花’,下意识就以为是椿……山茶花。没想到,是‘罂粟’啊。意味完全就不同了。”

“嗯。”隼轻笑,“顺带一提,主题只有‘罂粟’。”

“我是…中毒的人?”

“不,我们都是。”隼发现始的眼弯了一下,后知后觉,“…我可不是它的果实哦?”

“是,你更像是花的妖。”始又撒了一把花瓣,一边把隼拉起来,“补充一下?”

补充……精元?往始的眼里看过去,似是这个意思。

隼犹豫一阵。“…不讨论写真吗。今天还是不了,明天还有工作。”说着,却自觉地倒到床上,震起许多花瓣。穿的是衬衫,隼随手解了两粒扣子。始坐到床边,问:“那你在做什么?”

“写真的示范?”隼朝始伸手,挥了挥,“玫瑰也行,给我一枝。”

示范吗……因为自己说了压力大?始往床上瞥一眼,起身拿给他。

“但是只有躺着的部分,可以吗?”隼接过玫瑰,放在领口,“发给我的文件把那时拍的顺序调整过了,现在的具体要求就由始来提吧。那么…?”声音减弱。始重复道:“那么…?”还真要回到讨论写真的主题上吗。

不过,说有兴趣的也是自己。但兴趣在哪里的话……不只在罂粟。

始坐回来,伸手搭在隼的胸口,指尖探进已开的衣领,往下一滑解开了衣扣。隼微微挑眉,不作声,视线只留在始的脸上。始看着隼的眼,一边把那些扣子全部解开了。隼伸手将玫瑰拿起,稍微抵着始的下巴,只是示意般的用力便让始把头抬起一点。

“直接跳过前面吗?”隼问。始又低下头,说:“是,我的要求。”“前面的没兴趣?”隼拿着玫瑰在始的脸颊打转。始直接推开他的手,俯下身来。

“隼。”

“嗯?好。”心照不宣,交换了一个吻。始往下把头埋进隼的怀中,手从大开的衬衫里环过隼的腰。被细碎的发丝蹭到皮肤,隼拨着始的头发,笑:“撒娇?”

“解渴。”

但是罂粟,怕是鸩毒。

始抽出手在床上摸来摸去摸来摸去,寻找着记忆中被随手放到床上的手机。隼看着他摸来摸去,把实际上是在反方向的手机递了过去。“这个?”

始碰到屏幕:“…是。”

“始想看什么呢。”

“我…”始把屏幕按亮又按灭,“…不是什么都看过了吗。”

“隼”的话。

“嗯。那么始现在想做什么呢?不能做的话。”仿佛早已知道剧本。始撑起身子,架到隼上方,脸上忽带了不满。“嗯?”隼一脸无辜。始皱眉:“太多了。”

“…嗯?”是真的不懂。

“就算是‘罂粟’,那种表情还是太多了。”

“…哪种?”

“你说呢……我不乐意和别人分享你那样的表情。”写真里的,以往那样的,妖冶的、挑逗的、充满诱惑的,从来只属于自己的。竟然要这样被分享出去,始想着又皱了皱眉。

“嗯……呼呼。”隼伸手摸始的脸,“真可爱。”

“……”啊。

就连这种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丝撩拨的气息。但是让人生气,不但不反省还越笑越开心。想做些什么,让隼好好记住自己的话,而又并不能把隼给怎么样。始快要绷不住。在那份不甘心差点要完全表现在脸上之前,唇被隼的指尖点上。

“始。”隼的笑收敛了些,“是一直想着始的哦,那时候。”

那时候,拍摄的时候。这样一说,脑内浮现的却是那张表情显得有些寂寞的隼。想到这里始的心软下来,从手机里调出那个文件,点开,问:“包括这个?”

“…?…嗯。”隼看清了,应道。始低了低头:“…抱歉。”

“嗯?”像是被逗笑的,隼嬉笑着问:“怎么了?”又说:“现在补偿我也是可以的哦。”

“…我那时……。”始被隼的补充噎住,只好问过去,“…你想要什么补偿。”

“已经收到了哦,始的可爱表情,呼呼☆”

“……”始凝固。

有一点生气,有一点要做什么的冲动,要做什么?让人不满的是自己的无可奈何,以及对方的无动于衷。隼还在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自己的表情。因那时缺席而让隼感到寂寞的愧疚还需要吗?最后始说“你明天就这样去工作吧”。

隼:???

下一秒始就俯下来凑到隼的肩上,侧过头将吻落在隼的脖子。隼愣了一秒,而后才反应过来,想把始推开。“等、虽然这样又刺激又有趣但是……又会被训的哦?”始挪一下:“谁管你。”“诶,始、始也会被训的哦?”“责任在你。”“怎……”虽然有着常年20℃的设定,但是这种季节戴围巾还是太special了,况且这情况看起来还得围个严严实实。隼反抗了一会儿,完全没有成功,想了想说:“做、做吗…?”

“嗯?”

看始慢下来,隼努力抓住机会:“做、做吧?”

“你不是说工作?”始继续亲。

隼一边挣扎:“一次没关系!呐始??”

始把隼翻过去,吻脖颈。

“…始~~~”隼请求。

始毫不动摇:“我没在胁迫你,不能因为我这样做就违背你的初衷。”

“始~~~~~~”隼哀求,“做吧做吧做吧做吧做吧??”并暗自补了一句“始好帅”。然而始的亲吻并不停止。甚至要继续往肩上发展,因此把隼的衬衫往下拉。隼在近乎绝望中嗅到一丝生机,往肩上…?

往下缩了缩手臂,衬衫被始顺势脱下来、扔一旁,一气呵成。吻蔓延到背脊上,隼安静下来,默认始答应了。

“…怎么。”始反而有些不习惯地停了下来,“我没说要做。”

“…但是,没在吻脖子了?始很贴心呢。”

“那里待会儿继续。”

“……”

“现在先把你特写的位置……吻一遍。”

“唔…”是怎样的心情呢。发过来的文件自己也没看过多少,实际上要吻哪里就成了谜。可是这样被亲吻着,倒是让隼很愉悦。但又几乎吻遍上身,应该是把没特写的位置也吻了。隼只顺从地受着,又躺得太过无所事事,一遍抓起散落的花瓣在指间揉捏。好一会儿,始拉过隼的手,吻他的手背和手心。然后吻又落到隼的脖子上。这回隼仰起头,始的吻却轻柔。

“隼。”

“嗯。”

少了欲、多了情的吻。过后始与隼抵着额头、碰着鼻尖。

“满足了…?”隼问。“嗯。”始答。隼紧紧环住始的脖子,惋惜道:“不做吗……”

“不好吧。”始滑到隼肩上趴着,“先那样说的是你,而且也有工作的理由。”

“呜……”隼屈起膝盖,贴近始,“你看,我明明已经感觉到你了……就一次?之前说过的就当我没说。”

始摇摇头,从床上起来了。隼失落地缩成一团,玩床上的花。玩了一会儿觉得很无聊,想看看始在做什么,忽然听到一阵拉链声。回过头,恰迎上始的吻。

“…!?”隼迷迷糊糊的。始像是解释地说了一句,“我还真是中了你的毒”。

所以还是?

心急火燎地就已贴合在一起。当隼回过神来,想要说些什么,话语却全都变作零落的音节。

“哈…啊…始……”隼努力地拼成一句话,“不要…那么快……”

“…什么。”

“不想结束……只有、一次的话……”

“是吗。”

看不清始的表情,也不知这算不算是答应。能够知道的只有始的动作,激烈、迅猛,出得毫不犹豫,入得完全彻底。合着因动作强度而带来的喘气,其实始也没有太多空档去回复隼。而隼好不容易凑出两句话,现在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声音,仅在快感的支配下无意识地反应嗯嗯啊啊。

这样很糟糕,太糟糕了。

这样下去,很快就要结束,结束约好的一次。虽然很爽是很爽,但隼心里多少有些舍不得。感觉始这次带了一点嫉妒,心里就有点高兴。毕竟平时拍摄时相似的表情也不少,这次竟然生气了,只可惜不能把始那个表情拍下来。带着这样的情绪进行交合,还不知道能不能有下一次,现在只做一次还这么快就结束,未免太可惜了。

…想想而已。也不是故意要变成这样,只是因为少见才想要好好感受……四肢扯拽着床单,之前撒的花瓣都不知哪里去了。想往始身上攀过去的念头都被始的动作打消。起初是被按下来,后来是无力再动。力量在声与感的混乱中一点点流失,直至它流失殆尽。

“要…不行了……”预感终点近在眼前,想要接近又想远离。始会怎样做?会这样一口气去到终点吧。将要迎接并不期待的胜利,不情愿也得接受了。

隼闭上眼。然而到了下一秒,却发现终点线倏然远去。

空虚。

一时间安静得很。什么都发生了,在预想中。但现在什么都没有,始没有进入,相应的隼的声音也被这忽然的停顿给阻断了。“…始?”隼唤得急切,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着渴望。始俯下来吻他,但隼渴求的不是这般温存。

“给我……”

“嗯。”

始抵上去,慢慢进入。隼迎合着凑上去,可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刚才那种程度了。隼不满地呜了几声,始说:“你不是不想结束吗。”

“这样太坏心眼了……”

“讨厌吗……”

“快给我……”隼缠着始的腰勉强动了几下,“我想要始。”

始只是笑:“怎么。”隼不知他怎么个什么劲儿,心急如焚又不好回答。“始…快点……”只能催促。随后他听到始凑到耳边问了一句:

“你是中了我的毒吗。”

“我什么时候不是。”

隼答得不假思索,答完后才觉得始今天入戏太深,还是说在记仇?但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快感挤占着大脑的空间,不但是没有时间还是没有了余地。明明是自己的,大脑也好身体也好,却都不受控制,自顾自地回应着始,强迫隼去接受被征服被占有的事实。这事实无法动摇,还令隼欣喜,一时感到似是产生了中毒而得的幻觉。

谁是罂粟,谁是中毒之人?

“给我……”隼说,声音在颤抖,“你知道我想要的……”

始本想故技重施,于是作罢。再那样来一次也不见得对谁有好处。把隼又翻过去,伏在他背上听他的声音,比听房里的和回声都要另有趣味。

“够吗。”始问。

“还没……”隼说。

“还要多少。”

“全部……”

“怎么这么贪心。”

“不行…?”隼揪紧床单又拽了个枕头下来,“今天已经是……任你支配了……啊啊……”

“…在你要求的范围内,不算吧。”

“那就以后……下次,都听你的……”

“那样不行,让你不高兴了怎么办。”

“…就帅死我吧——”隼把脸埋到枕头里,“唔……要死了……”

“…是哪边要死了。”始勉强笑一下,“不要憋着……也快到了吧。”

“呼…啊……摸摸我…?”

“如你所愿。”

从指间渗出白色,那随后落下了,是已经不知被抓挠过多少次的床单。始双手接住隼的,自己射到隼身后。“嗯……”隼喘着气翻身,把始楼下来接吻。

“喂、等……”

始被拽下去,撒手放弃了。“……我不打算换床单的。”

隼搂着始蹭了蹭。“…那今晚去我那里睡?”

“不了。”始说,“你…还回得去吧?”

“……”

“不行吗。”

“不,我想和始一起。”

始应一声。

于是隼被叫去擦身子。等他回来,始已经铺好床去洗脸了。隼不等始回来就钻进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长条。“……隼。”始坐到床上,拽被子,“出来。”

隼听话地滚了两圈把被子复原。

“说起来,你撒的花都不见了呢。”隼说,“是不是有点浪费?”

始搂过隼。“还好吧,换到了你。只是有些可惜。”毕竟是隼给的。说到花,始问起:“…要买些玫瑰给你吗?”

“好啊。”

“罂粟呢?”

“…你就那么喜欢这个主题?”

“嘛…说笑的。但花再怎样……都只是点缀。”

始关上灯,盖好被子,在隼耳边说:

“我要的是你。”

再怎样的花朵,都不如你。


fin.

================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