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栗@今天也与宇宙脱离

弗如尘埃。
最近一次更新可能在国庆
高考完后把中篇写完再一点点发
……感谢。
♛始隼 🌙三日鹤
【head by瑾琇】

【始隼】Bon jour.

*OOC可能

*自我满足产物

*短

以下正文。





***

早安吻。

已经,变成习惯了。

脸颊上,或者额头上,再或者是嘴角,之类。反正总会落在某一个地方,发生在隼醒来之前。

通常,那样一吻后,隼便会伸手环住始,一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等他完全睁开眼,就会把眼睛弯起来一笑。

“始,早安。”

偶尔也会在这时接吻。

偶尔的话,隼也会毫无动静,继续沉睡。或许是前一天的工作太累了,又或许是前一晚做得太过分了。始会让他继续睡,因为工作才会早起而已。有时却又不是因为工作,不知道为什么就醒了,但往旁侧一看,能看到隼的睡颜。

早安吻。

过于习惯,以致有时会忘记自己是否做过。

始站在房门后,刚要伸手开门,停住了。

今天……好像还没做过。

还没走出去,就回去亲一下吧。不碍事。

走回床边,始吻在隼的眉梢。

“唔呵~”隼伸手环住始,“始,今天是第二次了呢。”

吻过了啊。“是吗。”始平静地回应,手指往隼的鼻梁上刮了一下,“那刚才不起来?”

隼笑:“呀啊,刚才反应过来时你已经不在了,所以我才继续睡的哦?”

始坐到床边揉揉他的头:“要陪你吗。”

隼想了想:“始今天的工作安排……嗯……”

“我今天off。”始脱了外套躺到隼身旁,“陪你吧。”

“好。”隼笑着把被子一掀,把始也包在里面,自己钻到了始的怀里。

…………腿。

隼的膝盖把始的两腿分开,腿把始的腿勾住了。隼躺在始的臂弯里,头埋在始的肩上,呼吸很轻。

“嗯……”隼呢喃着,身体动了动,但依然贴着始。

毫无自觉。

前一晚才做过,根本没有衣物在隼的身上。

隼抱着始,贴贴蹭蹭搂紧,腿不安分地磨着始的大腿。隔着布料传来的温度令人安心,但这份温度的主人却无法让人冷静。

“……隼。”始轻声唤他。隼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像是已经睡着了。

……那就睡吧。始闭上眼。渐渐能听清隼的心跳声……和呼吸声非常不协调。

别装睡啊。

靠得太近,有些难以呼吸,隼别了一下脑袋。始轻声问他:“睡得着吗?”

隼闷哼了两声,声音含糊地说:“睡不着。”

“还睡吗?”

“不睡了。”隼爬起来,支在始上面,“做吧?”

始搂着隼的腰,把他按到怀里。

“还是早上,别闹了。”

“哼~?”隼不服气地伸手往下摸,“始已经有反应了哦?”

始翻身把隼压在下面,脸一点点迫近到能看清彼此的最小距离。

“所以……你是故意的?”

隼笑而不答,腿抬起来环到始的腰上。

“惩罚我吗?”

始的手抚上隼的脸,触碰着,手指没入发间。

“始也,想要我吧?”

谁都在明知故问。

始低头,舔舐,进攻。手伸到床头的缝隙里摸索着,不一会儿摸出一只小瓶。隼把身体缩起一些,配合着始用两膝支起身体的动作,腿往上紧箍,一面又单手解着始的皮带,抽出来扔到床下。始把瓶子上部抵在隼的另一手中,隼便把盖子开了。稍一挤压,流到隼的手上。

“你来?”

“你来。”

“唔嗯……”隼在亲吻的迷蒙中勉强透过一点气,只呼出一个“好”。

在隼伸手的空当,始抬起身把上衣脱了,刚才的瓶子已经不知道放去了哪里。隼用拇指把润滑抹到指尖,似乎有着单手不够的困扰,另一边解了始的裤子倒又去逗弄别人了。

“别顾着我。”始一手支着床,把隼的手抓过去,“关心你自己。”

隼在穴外绕着圈,也引着始的手往下。“…明明都这么近了…呢…!”

始不给他闲扯的时间,抓住隼抹了润滑的另一手帮他探入。

“……呼…这算是我的还是始的?”

隼仰起脸,蹭着停在他耳畔的始。始从他手里抹了点过去,一并没入。

“都算。”

“啊啊……始……”隼眯起眼。始问起:“一次够吗。”

“当然不……”

“那么…?”

“到筋疲力尽为止……”

“今晚呢。”

“另外吧…?”

始笑:“我怕你没有那么多力气。”

隼抽出自己的手,手上的东西刮在始的指上。

“来吧。”

妖冶的视线,可以吗?

扩张草草了事。

始顶入隼的体内,明显地感受到隼缠得用力了些。腰上的束缚让始动不了多少,他捉着隼的脚腕把那条腿抬起,再顺着小腿的弧线一路抚去,至上臂抵在隼的腘窝。单薄的被子在这番顶托下侧滑下来,不再隐掩春光。

隼侧着头喘息起来,自觉地把另一条腿缩起。一次次的冲击带来的零星痛感,被一并涌出的快感洗刷。记忆与前一夜相重叠,却又模糊不清,只在始进入时有一时的明晰。从身体到头脑中勾勒出对方的形状,再从声音到躯体进行全力的回应。

但是还不够,只得到了一点罢了,内心祈求着更多。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见到始一并累得不成样子呢?

“…嗯……!…呐,始,再稍微地……认真点吧?”隼深呼吸,把脱力感甩在脑后。

始低头发出短促的一声,抬起头看着隼。

“从表情上……就不应该是那样……”

“怎么?”

隼微笑着显出无奈又不满的样子,始笑着俯身亲吻他。

“那样,不够啊。始,你还没有筋疲力尽的话…就不要停下来哦?”

“怎么会。”始浅笑着,微微摇头,“我想给你最好的。”

“始就是最好的。”隼推推始,“…继续……”

始给隼翻了个身,摸着他的脊骨。

“你今天有工作吧?”始忽然问。

“……嗯?…没有。”

吸气,长长的停顿。

“了解。”

 


fin.

(莫名)


***

了解→继续→用心感受 a perfect day?(英语书录音调调)

产出原因是舍友怀疑自己月考没涂卡(???)

过于习惯,以致有时会忘记自己是否做过。

以及我觉得是吞不掉的于是就这样直接发了...(清水感)

要是吞掉了就吞掉了再说……(你。)

……没别的想说了(躺尸状)

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13)
热度(65)